瞎几把吹的小号

收拾行囊,随时,准备上路

四角关系.第十三章【关周彬诚】

吃可爱多长大的精分弟弟方木登场

离年三十还有一个星期不到的这个时间,周巡踏上了回绿藤的路。
正好赶上春运的大潮也是没有办法,周巡狠狠心买了一张头等舱,坐上舒服的座椅疲惫感就席卷而来。
好在周巡还年轻,补过觉就神清气爽起来,提了小汪给他准备的行李就下了车。
想想关宏峰就是今天的飞机飞回津港,他还答应了给周巡带礼物,不过这些在现在的周巡看了,都如同做了一场梦。

摸摸围在脖子上的紫围巾,周巡打开从上了动车就一直关机的手机,刚刚亮了屏幕就是一串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呼,二十十几个电话里大部分都是关宏峰打的,中间还夹杂着几个属于赵馨诚的电话号码。

周巡打开那二十几条短信,头一条是中午十二点的时候赵馨诚发的:你在哪?

看样子是上完班回家发现了,周巡心里居然有些小得意。

然而看到下面,周巡就笑不出来了。
下面的全部来自关宏峰。

第一条:周巡,回来!

第二条:你的假我不批!

第三条:我警告你,回来,不然后果自负!

第四条:老周,回来吧,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商量……

周巡眼眶一热,骂了一句,心里却很清楚,是自己对不起老关,这有什么好商量的?

然而周巡还没哭出泪来,突然飞了一人,抓住他的手机后就又飞跑了出去。
周巡反应了大概两秒钟,前一秒他在想:卧槽,这是抢手机?
不,准确的说是,居然有人敢抢他的手机。
后一秒他想起来,那个新款手机里的电话卡是十几年前用关宏峰的名字买的。

然而在这两秒钟的时间里,已经有一个人自他身边擦肩而过,追着那人影去了。

周巡很快反应了过来,他喊了一声:“追人的那哥们——”
那人回头,周巡第一反应:哟,是个小孩。

周巡把小汪给他行李在手里掂量了掂量,确定重量足之后,周巡一挥手,行李绕过小孩在空中滑出一道抛物线,砸在目标的后背上。
那强盗当即就被打趴下了,周巡迈开长腿,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那贼面前,解开围巾就把人绑了起来。
周巡把人提溜起来,感叹自己宝刀未老。他要拿自己的手机,几下都没抽出来,周巡艹了一声。
这时候四周开始围上来好奇的群众,那个小孩也追了过来,看看场面似乎觉得安全了,就开始打电话。
恰好,周巡的手机响了起来,那小孩当即一脸了然,然后人群中心里的周巡却不疑有他,刚要看手机的内容,那人突然就挣脱了周巡的舒服,绑着围脖就往人群外面撞。围观的人太多,周巡不好发力,这时那人又倒地了,代价是被他掐在手里的手机也摔到了地上,手机后壳都摔飞了出去。

“卧槽,我还没……”
不动声色把人绊倒的小孩一脸严肃道:“不用急,我就是来接你的人。”
看完短信。周巡叹息一声,颇是惊讶的看向那个小孩。
那个小孩虽然穿了件风衣,里面露出一点衬衣的边,有一种浓浓的偷了大人衣服的既视感。
“你就是老邰那个便宜儿子?”
小孩还是一脸严肃:“我叫方木,我爸派我来接你回家的。”

老邰当年和老周离婚很多年之后都还单着,一直到后来遇见了方博士。当年她和老周就是因为是相同职业,所以矛盾无限,她发誓再也不找组织内部的了,结果这个后来的方教授还是个搞刑侦的。更有意思的是,教授带的儿子也是搞刑侦的,还真是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周巡一边熟练和办案的民警的交代情况,一边还不忘把自己的紫围巾拿回来,方木刚刚挂了一个电话,扭头就盯上了周巡的围脖。
“真难看。”方木依旧一本正经。
周巡对他的评价不以为意:“小孩懂什么?”

方木似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出来:“从你的皮夹克,裤子还有鞋子的款式不难看出,你应该是个蛮有品味追求的人,不,应该说是个很活泼的,乐于尝试的人。但这条围巾,款式老套,颜色奇怪,应该不是你的东西。也有可能是礼物,但按理说,普通的礼物不会让你这么珍重,那么说应该是很重要的人送的。在津港那边,除了你爸你没有其他人。但如果是亲人,应该会送合你口味的款式,所以……”

看到周巡越皱越大的眉头,方木知道自己没说错。

“所以应该是恋人送的,或者它本来就属于你的恋人。再结合你的性向,所以你的恋人应该是个年纪不小,成熟稳重,”方木又看了一眼围脖,接着说:“但品味不好的一个男人。”
周巡长久没有回应,方木又道:“对了,刑局让我代他和你打声招呼。”
“刑局是谁,你的上司?”周巡抓了一把头毛感叹道:“现在的小孩都这么牛了么?我说,你就一直这么一板一眼,不会笑一笑么?”

方木闻言,眼神一变,紧紧盯着周巡:“你就承认我说的是正确的吧,这样会让我很开心。”

周巡摆摆手,把围脖围到脖子上:“小木木你说对了一部分。”
“什么叫一部分?”方木想想又补充道:“不要这么叫我,我爸你妈都没这么叫过。”
“一部分就是,”周巡趁方木不注意,搭到了方木的肩上:“你猜到了我一个男朋友的特征,小木木。”
周巡可以说是和精英打过太多交道了,看着一个半大的孩子一板一眼的分析人,让他觉得有意思。
而把人惹火,却又是另一番乐趣了。
“我说了不要这么叫我!!!滥【哗哗哗哗哗xn】交?这不符合你的心理侧写……”

周巡一听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吐出那个词,被噎了一下,尽管这趟车是他先开起来的。
“木木,你确定要和你这个奔波劳累了一天的哥哥在大庭广众讨论这事?”
“我说了,不要叫我木木,我叫方!木!”

夕阳已经投射进了车站,周巡一天没有食物摄入,整个人糊在方木身上,后者虽然还是一脸冷漠,眼神里明明是燃烧的熊熊烈火。
神烦!
方木心里,黑色的小恶魔和白色的小天使达成了共识。

周巡看着方木慢吞吞的从停车场把汽车开了出来,汽车的牌子让周巡感叹的半天同人不同命,这让周巡一上车就有些跃跃欲试:“木木,你今年多大了?有驾照么?要不要让哥来开啊?这种豪车就是要飚起来——”
“停停停,”周巡抓着车窗上面的把手还是被几次撞到玻璃上:“别飚了,我要吐了!”
方木抓着操纵杆,默默的把5档挂上了。

“呕!”
周巡蹲在楼下的花坛旁边干呕,头晕,腰疼,还是腿软,再也没有徒手抓贼的意气风发了。
方木总算是没有丧尽天良,他拍着周巡的后背,淡然的加了一句:“其实还可以更快,但我看你的状态……”
周巡认怂了:“你是我哥,不过说实话,你让我想起一个人……”
倒现在还喜欢飙车的关总。

一枚电话卡躺在周巡的手心里,当年关宏峰为他选的号。他嘲笑关宏峰不会挑什么吉祥的号码,却还是一用就用了这么多年,嫌麻烦,甚至连号码都没有过户到自己名下。
绿藤是越过了黄河和长江的南部城市,它没有津港那么发达,天气也没有津港寒冷。
但它的冬天是一股阴冷的潮湿,周巡坐在花坛上,感觉这种潮湿既陌生又熟悉,正慢慢渗透进自己的骨髓里。
绿藤,这个自己人生的起点之处,在自己的记忆却只是淡淡的一抹,隔着灰蒙蒙的雾,到底有什么被隐藏在后面。
方木也凑过来看电话,看了几分钟后,他开口:“从这个电话卡可以看出——”
这种好像啥都懂的样子让周巡想起来了某个混蛋,周巡撸了方木乖顺的发型一把:“木木,去给哥拿行李,咱上楼。”
方木摔了周巡的行李,一时间不知道是生气这个昵称,还是更生气他动自己的发型。
“我!叫!方!木!”

周巡十五年没有和老邰联系过了,以至于他看到老邰围着委屈在厨房伸出透露来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这是找来的保姆。
不过我们老邰同志的气场还是十分强大的,巾帼不让须眉的那劲一看就不适合做服务行业。
老邰手里还有一把刀,她挥挥刀子:“回来了?”
周巡吞了吞口水,没说话。方木应了一声,然后越过周巡就去了厨房,不过那眼神明显有点得意,很快方木就拿了一瓶果汁出来喝。
老邰上下打量了一眼周巡一眼,不咸不淡的道:“还知道回来,话说你这穿的这是什么鬼?”
“报告领导,是您把我赶出去的!”周巡装模作样敬了一个礼:“还有,我觉得,我穿的很时尚。”
“不伦不类的。”
老邰挥舞了几下刀子:“我叫你不回来你就真不回来?十五年啊,老娘白生了你小子!”
周巡:“领导,您把刀放下,您这样是不讲道理。”
老邰磨刀霍霍向猪羊状:“奥,你说我不讲道理?”
周巡:“事实如此。”
老邰:“混小子——”
方木喝完了一瓶果汁,摸摸嘴:“妈,咱啥时候吃饭?”
“奥,马上,方木你等一下啊,别急。”
老邰又瞪了周巡一眼,回厨房了。
周巡撇撇嘴,又笑嘻嘻的看方木:“木木,谢谢啊。”
方木:“我饿了而已。”

评论(23)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