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吹的小号

该吃吃,该喝喝,该说说,该做做 相信生命,第二季会有的嗷呜~

其实我和朋友在沙海里倒腾了两个月的沙雕啦

我相信平行世界
把宇宙看成电脑程序
可能一开始就选择了自动备份的功能

真的惊叹于人们绮丽诡谲的脑洞
一是崩坏
二是超神学院

shang chuang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总觉得白夜重生的剧情很有搞头

刀锋里馨诚怎么说也是早早结婚的
白夜追兄里老关就成了万年老光棍
到了重生里,直接离了
嘻嘻

彬峰眼里的赵周

小周:溜了溜了

营业

有没有小伙伴国庆来南京玩啊
本来想宅在宿舍,不过估计到时候也没有什么人
给自己出去浪找一个理由
(ps:南京我也不熟的,划掉)

关帝野史(5-8)

这破东西也有后文了
前文和设定在这里奥,建议先看

5.
按制,赵馨诚不能擅自来钟粹宫,当然更不可能像现在这般端着醇酒和韩彬勾肩搭背的侃大山。
赵馨诚喝多了就大喇喇的坐在贵妃塌睡,睡梦里还在继续刚刚的话题:“你说,彬,你为什么,就如了宫呢——老周这样,你也这样。何时我们才能再共同征战沙场啊……”
赵馨诚来来回回就这几句,韩彬帮他把腿放进了塌里,俯身去看赵馨诚。
作为将军,赵馨诚实在是过于年轻了。他是云南王的干儿子,云南全境的兵马供他调遣,最是春风得意的年纪,肆意的像是天上的北极星。
韩彬就这么盯着他,赵馨诚梦里不知道有什么,嘟囔了句什么就皱起了眉。
他在苦恼什么呢,云南那边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朝中就更不用说了,若说是在愁马上就要回朝的和亲王也不至于。
韩彬轻轻的把手掌贴到赵馨诚的颊上,几乎是有些不可控制的慢慢的弯下了腰。
凑近了就能听清,他说的大概是:“雪晶。”
几年前云南王做了大媒,赵馨诚娶了他辛辛苦苦追了几年的佳人。
韩彬慢慢松开了手掌,眼睛还是盯着赵馨诚。
只是可惜,潘雪晶不久就香消玉殒。赵馨诚为此消磨了许久,纵然是天之骄子,也有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
夏雨瞳进了宫门便见韩彬正拿着赵馨诚的杯子喝里面的残酒。
夏雨瞳迟疑了一下,还是道:“世子,要不要再去取?”
“不用了。”
韩彬放下空酒杯,道:“元正二十五年的酒,剩的不多了。”
正元十五年,韩彬第一次见到了还是当朝太子侍卫的赵馨诚,他自己亲手抛的坑,埋的酒。
五年后,韩彬入京科举并名动天下,会到云南时才发现赵馨诚被派来了云南。韩彬刨了一瓶出来,不过赵馨诚嫌弃酒的味道淡,喝过就去追云南第一美人潘雪晶了。
又几年,赵馨诚成亲,韩彬要把所有的酒拿出来送给赵馨诚,赵馨诚不好意思全收,只喝了一瓶。酒水越发醇厚,喝过之后的赵馨诚就红透了脸,高高兴兴的成亲去了。
后来的酒水,差不多是韩彬一个人喝掉的。
甚至进了宫,他也带了一些酒水。
现在,他又等到了赵馨诚共饮。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情景,还能持续多久。

6.
元正二十五年,今上还是太子,周巡还是他一手推上高位的将军。
赵馨诚只是个身手不错的小侍卫,还是因为打了皇亲国戚从一品侍卫一抹到底。
关宏峰巡查云南,也是为了拉拢云南王。云南韩家已经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异性王之一,这代云南王,也就是韩彬的父亲,是个极其低调的。当然了,低调不是没有能力,事实恰恰相反,云南和京城远隔千里,韩老王爷却还是散发着自己举重若轻的能量。
至于韩彬,众人都知道他的存在,但几乎没人见过他。
云南王为了迎接太子,颇是铺张了一番。云南那没有别的,奇景颇多。不过就是为了给太子看奇景,出了差错。
观礼台崩塌的时候,周巡首先扑向了关宏峰,腰上被石块砸了个正着。
而本应离观礼台最远的赵馨诚,却在疯了一般的往坍塌处冲锋。
因为在悬崖边上,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正摇摇欲坠。
赵馨诚边跑边扯了一条红色的丝绸下来,朝那个站在最边缘处,眼看就要摔下悬崖的人抛了过去。
但令人奇怪的,那人并没有去握绸缎,反而闭了闭眼,张开双臂就掉下了山崖。
赵馨诚心里大骂了一身,想这富家子弟估计是早早就被吓的丢了魂。
韩彬只觉得风在耳边唱歌,他变的极轻,甚至心里还有一段歌谣在不断的重复:这苍凉之地的神之子啊,他是我们的明星,他有无尽的力量,他是我们的希望……
曲调悠扬,歌词悦耳,韩彬不禁勾起一丝笑。
然而下一秒,他又变成了普普通通的人,属于人的沉重重量通过手腕,把他叫醒了过来。
悬崖边上,一个年轻人一手握着刺进石缝里的金枪的枪身,另一只手死死握着韩彬。
韩彬的满目茫然看的赵馨诚火大:“回神了大少爷。”
赵馨诚当机立断,在空中晃了两回,把韩彬扔了回去。
等赵馨诚自己动手爬回了安全地带,金枪不及收回就因为石块松动掉下了万丈深渊。
赵馨诚再晚上来一份,结果可想而知。
可赵馨诚没有后怕,他只是露出苦瓜脸:“我的神枪啊。”
赵馨诚的两只手都有不同程度的拉伤和破皮,最严重的还是拿枪的那只手,因为石块尖锐,被磨的血肉模糊。
关宏峰出了问题,所有人都乱了套,一时居然没人管死里逃生的两个人。
韩彬没有什么死里逃生的样子,只是冷冷的问赵馨诚:“你为什么救我?”
“废话,”赵馨诚脸上是热汗,身上是冷汗,边从伤口里挑石头边不经意的道:“谁见你马上就没命了也会帮你一把。”
帮人帮到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么?
韩彬站了起来,道:“你叫什么名字?”
赵馨诚大大方方的道:“在下赵馨诚,是当今太子的侍卫。”
韩彬点点头:“我会感谢你的。”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赵馨诚当然不信他的话,摇摇头,站起来才发现腿也撞麻了。

7.
周巡过的生辰,可能是这位有名无实的皇后唯一会出现在众位嫔妃面前的机会。
周巡一贯会来迟,贵妃郑氏妆面精致姣好,但无奈神情过于张扬,以至于让她有种浓浓的滑稽感。
“皇后娘娘还来不来?不来本宫就回去了,皇上今晚还有到我宫里去呢。”

韩彬一习月白袍子,依着男妃的制度佩这白玉腰带,头戴宝冠,偏还在眼睛上戴了一副蓝宝石镜片的眼镜。这一身应该是不伦不类,穿他身上反而颇为合适。
韩彬手里拿了串木珠子,淡淡开口:“皇后娘娘一年也见不了大家几年,今天又是娘娘生辰,贵妃娘娘一走,皇后该伤心了。”
郑贵妃哼了一身,看韩彬这幅不卑不亢的样子就来气:“是,人家皇后娘娘怎么说也顾忌着自己是男人,平日也避让着姐妹。不像纯妃你,和那位妹妹也聊的上。”
关宏峰抬了郑氏,是制衡。而他娶韩彬,也是一样。关宏峰把郑氏忘在了繁华的宫殿中,但韩彬却时常要召见韩彬。
这宫中除了皇后,也就是韩彬了。
贵妃既愤怒韩彬和周巡抢了皇帝的注意,又怕韩彬威胁了她的位置。她刚要发作韩彬,周巡穿着紫色蟒袍露了面。
众人都见了礼,周巡却只把韩彬拉了起来。
贵妃也不行礼,反而极其大声的冷哼了一声:“皇后娘娘,您说您身为一个男人,也不用梳洗打扮,怎么就耽搁了这么久?”
周巡看着她,张了张嘴。
贵妃时刻准备着周巡一开口就怼回去。
但周巡似乎想了一阵,一大部分人都等着看他和贵妃互啄,但最后周巡还是叹了口气:“算了,我不善言辞。”
贵妃有些洋洋得意,刚要再过过嘴瘾,不料周巡的下一句是:“所以还是直接一点吧。来人,把这个——”
周巡卡壳了。
韩彬体贴的解释:“这是郑贵妃。”
周巡好像这才知道面前的女人是谁,继续道:“总之把她拖出去打一顿。”
贵妃脸色一白:“你敢唔——”
周巡一旁的小汪立马扯了桌子上的一块不知道什么布塞到了女人嘴里。
贵妃被噎的一愣,人已经被架走了。
伴随着贵妃的惨叫,周巡乐呵呵的在一堆女人里挥挥手:“大家都该吃吃,该喝喝,别客气。今天就是为了让大家开心嘛。”
除了韩彬,没人笑的好看。
周巡从不管关宏峰的后宫,但大家都深刻的体会到了,如果周巡想干,她们没有一个会有好日子,众人连忙把给周巡准备的礼物都献了上来。准备的充分的松了一口气,准备的单薄的就捏了一把汗。
但她们的礼物对于周巡没什么吸引力,周巡一边吃着葡萄一边把皮吐出来堆在一起。
等众人都走了,韩彬才把自己的礼物拿了出来,是一块玉。
周巡抬起眼来看他,还是懒懒的:“送我这个干嘛,我从来不戴,浪费了。”
韩彬却执意要帮周巡戴:“好玉暖人,您就收了吧。”
周巡无奈,任由韩彬来摸他的腰带。
韩彬一边动手一边道:“您何必呢?”
周巡歪头看他,天然的无知模样。
韩彬把玉佩拴好,还给周巡正了正腰带:“郑贵妃这些年嚣张跋扈惯了,不满她的人打有人在。我知道,她几月前害的温嫔孩子流产是做的过分了,但您何苦让众妃都怕您呢。”
周巡抓了一把头发:“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说清楚的,要是以后让她们心里能有个忌讳,也不错。”
韩彬绕着周巡看了一圈:“人人都说您是不关心皇上,怕是连皇上自己都不知道,您在后面这么维护他的子嗣。”
所以周巡是真的讨厌聪明人。
8.
关宏宇去全国绕了一圈回来,回来就看见他哥满地转圈的纠结要不要去给周巡过生辰。
和亲王关宏宇和周巡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具体表现就是关宏宇真想弄死丫的。
偏偏关宏峰英明神武了一辈子,到头来载到了周巡身上。
“皇兄,你别怪臣多嘴,周巡还被您放在心尖尖上呢?”
关宏宇是当今圣上的同生子,那张和皇上相同的脸上唯一的不同是一道深深的疤痕。
伤口应该被割的极深,即使已经好了许多年,伤口周围的肌肉也蜷缩着,丑陋不堪。
关宏峰总是在看关宏宇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这道疤。
本朝视双生不祥,关宏宇不过比关宏峰晚出生了一会就差点被放进水盆里溺死。可能从那时开始,关宏宇的性格就被固定了。他是关宏峰的影子,帮他吃苦,帮他受伤。甚至关宏峰的其他兄弟还在的时候,曾经把关宏宇当成关宏峰劫走,在他身上一刀一刀的割下来,险些要了关宏宇的命。
最后在即将割到关宏宇的脸上的时候,关宏峰终于带人来了。那人一失手,关宏宇脸上被狠狠扎了一刀。但关宏宇没有叫,也没没有哭。
他的嗓子早就叫哑了,泪也流干了,他只是摸着脸,哼道:“杀了我吧,我没了这张脸,也就没有用了。”
但关宏峰最后当上了皇帝,关宏宇也终于有了自己的身份。
关宏峰不明白关宏宇为什么和周巡结这么深的怨,但他和关宏宇早就不是能好好说话的关系了。关宏峰把人生投入到了国家建设里,从来不是很会管理顽劣的弟弟,他只能一再警告:“对周巡你要尊重。”
“尊重什么?他他如今早就没有军权,我说皇兄,你为何不直接砍了他呢,何苦这么折辱他?”
“关宏宇。”关宏峰有些忍无可忍。
关宏宇跪倒称罪,官服下面的手腕就露出一道疤。
关宏峰看不了一样,摆摆手让关宏宇下去,他还在想该给周巡送什么生辰礼物。
想起周巡,关宏峰心里又酸又涩,他又没有邀请自己去参加他的生辰宴。

挥手

我其实
很早就想说
王明君老师配的刀锋里
韩少怎么听,怎么像个受
(溜了溜了)

 @贺兰缺 我是阿兰的六位爱妃之一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答:瞎几把吹的小号,以及用过其他各种形容词形容的小号。迷一对特别奇葩的cp的时候,为了给cp添砖加瓦成立的号,没想用很久,所以就想叫“小号”。刚好小号又是乐器,能吹,然后就有了一个形容词“瞎几把”。谐音是什么大家都懂,自己取完感觉也很黄暴的。

02大概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答:我至今还算不上“写作”吧······从中学叫罹患晚期中二班,写了很多诸如“恶魔之书”“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之类(羞耻爆表了)。继续写就是因为同人,想给我喜欢的角色或者cp添砖加瓦。我又不会剪视频,又不会画画,就只能用文字描绘出来。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其他人又有什么看法?

答:沙雕风······不是很知道别人的想法

04早期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区别(无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

答:(如果我有文风这种东西的话)早期很中二,现在比较中二。原本会坚持写he,现在也会想写be,题材尺度往越来越大(捂脸)。

05喜欢的风格(无论是文字,故事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答:这是要卖安利吗?哈哈哈,我强推《围城》和《刀锋上的救赎》哇。就是对于那种两个男人(女人也可以哒)之间亲密关系的描写喜欢的无可救药。

06觉得自己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要爆炸。)

答:沙雕段子。

07最不擅长写什么?

答:抒情散文

08你写一篇文章\小说需要多长时间?

答:在打字速度恒定的情况下,看状态,有时候几千字一挥而就,有时候两三百字拖一两个月。

09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费多长时间准备?

答:脑洞会有很多,但由脑洞到文字可能要发酵一周到一个月不等。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殊习惯吗?他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答:错别字大王了解一下。困扰太大了!!!!

11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试用的工具是?

答:日常打字,极端条件会选择手写。工具是wps。

12有草稿的习惯吗?草稿和正式稿风格有区别吗?

答:会有草稿。草稿里一般是不能使用的情节,风格倒是差不多。

13喜欢什么题材

答:古风排第一,其他的都吃。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是谁?他们有没有影响到你的文风?

答:钱钟书,指纹。我也想被他们影响,奈何我实在能力有限。

15你有梦想能当上作家吗,活着从上相关职业?

答:有,想做创意工作者。

16在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历?

答:小透明状态几乎没什么事,后来跟着大佬一起挨过骂,并且成功勾搭了大佬。最近又和另外两位大佬一起开过三方会谈讨论脑洞。

17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他的热爱程度怎么样?

答:很喜欢,超级喜欢,螺旋升天的喜欢。

18从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

答:给北极圈写过一篇,讲两个朋友因为误会决裂,然后慢慢和好且进化为爱情的故事。八过已经被我删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没有片段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文风有怎么样的改变?

答:我喜欢看沙雕,所以看自己文就还好。比较喜欢自己的文风吧。如果能改变,我希望我能有更好的观察力和表达力,能描绘出更生动具体的情景。

20最后,请你点六位写作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魃鬿  @江若虚  @棠予  @行甜粽 

扣脑壳也凑不齐呜呜呜,就这四位太太,最后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