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吹的小号

且戏笔墨共君赏

驯服的恋人(修订版)

修订版的意思大家都懂~

这是换梗活动: @你居然还在睡觉太太(也不知道艾特的对不对)的 弃猫效应!!!

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发出来,很可惜。

感觉我写的其实离题千里,主要是想试试插叙和倒叙

课后作业:请整理出正确的时间线,并对段落进行排序

1.

那是一只虎斑猫,姜黄色和神褐色彼此交错,虽然是流浪猫却有着十分蓬松的长毛。

都说大学生活好,猫也是的。看着关宏峰那张臭脸,也是颠颠的跑过来蹭关宏峰的裤腿。

关宏峰犹豫再三,还是没忍住。

他一边撸猫一边心想,我可没带小鱼干。

猫咪团成一个大团,被人类摸的十分舒服。

“你怎么这么乖啊?”

哎,关宏峰想起了周巡。

他刚刚捡到周巡的时候,周巡还没有流浪猫活的好,脏兮兮的,精神也差。

脾气就更加不好了,二话不说,先给关宏峰来了一爪子。

关宏峰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因为年轻吧,他就把人捡了回去。投喂完了还给猫洗澡,周巡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十分不好干,关宏峰拿着吹风机吹到怀疑人生。

想到这,关宏峰连忙摸了摸虎纹猫的猫屁股。并且在猫咪一脸卧槽的表情中感叹:“果然和半兽人不一样。”

确实很难找到和周巡一样的人或半兽人或兽。

初见时总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的模样,却有着一对触感柔软,颜色温暖的耳朵。

于是猫咪爱好者关宏峰说:你以后跟我干吧。

后来关宏峰就干了自己的同事兼徒弟。

当然了,他虽然喜欢猫,但也不至于把自己的得意弟子当宠物看。但是周巡丝毫没有做猫的自觉,天天顶着柔软的耳朵和毛茸茸的尾巴在他面前晃。

唔,他俩的关系变的这么乱,其实不能怪周巡。

“老关?”

关宏峰太熟悉这个声音了,所以下意识的把虎纹猫往一旁藏了藏。

周巡却直接走过来把猫抱了起来,开始研究:“虎皮的啊,像小老虎似的。老关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关宏峰莫名有种被捉奸的感觉。

“它好像有点饿了,我就过来看看。”

“这好办,我们把它抱回去养着呗?”

周巡笑嘻嘻的,但关宏峰还是感觉周巡此举有些酸。

“学校的猫,带回去,算是偷盗公共财产。”

周巡不说话了,还在摆弄猫咪。他撸猫手法并不专业,猫咪不舒服,蔫了吧唧的喵了几声。

“不是说案子不忙,要来家里吃饭么,还不走?”

周巡刚刚把猫放下,虎纹猫立马就蹿没了。

周巡抓抓刘海,难得的露出点失落的情绪:“它不喜欢我。”

关宏峰摸了摸他的耳朵,把人带走了。

2.

周巡吃饭的时候魂不守舍,刷碗的时候也总是走神。

关宏峰摘了乳胶手套,过来就抓了周巡的尾巴根一下,周巡惊呼一声就想挠人。

但考虑到这是关宏峰,忍住了没动手。

毕竟刚刚恢复伴侣关系,周巡难免小心些。

于是关宏峰就毫不客气的继续摸:“还在想那只猫?”

周巡喵呜喵呜的喘息不断,没接话。

关宏峰咬他炸毛的耳朵尖,低语道:“我还是最喜欢橘猫。”

周巡颤抖着把手套摘下来,胡乱洗了洗手,就迫不及待的要和关宏峰接吻。

凉凉的水沾到关宏峰的下巴上,周巡想拿走爪子,但关宏峰却似乎不在意,加深了这个吻。

周巡的耳朵,尾巴,还有浑身上下全在打着颤。

“老关,我也给你撸,浑身上下都可以……”

3.

关宏峰拍拍周巡的脸。

“尾巴松开,去洗澡。”

周巡两眼失神,但尾巴还缠在关宏峰的大腿上。

这反应这么说也太激烈了吧,但是鉴于关宏峰也吃的十分开心,就颇有兴致的在一旁等周巡清醒。

手掌揉到了周巡的肚子,周巡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关宏峰觉得有意思,就把脑袋凑过去听。

周巡咕噜道:“老关,我们下次买个项圈吧?”

还真是小猫崽子,精力旺盛。不过关宏峰对于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一向是保持中立态度,有就享受,没有也可以忍受。

“可以啊,只要你喜欢。”

猫尾这才松开,关宏峰完完全全的抱起一个大男人也毫不费力。

关宏峰并不相信是自己的臂力有所提升,答案只能是周巡比起213刚刚结案的时候又瘦了不少。

“项圈……”周巡扭着尾巴冲关宏峰笑。

狭小的浴室挤两个男人很是别扭,周巡还不断的扭动尾巴,把关宏峰撩的心头发痒。

“闭嘴,”关宏峰顾及着他那破锣嗓子,拿指尖压长着细细倒刺的舌头:“腿再长大点,够不到。”

周巡果然不出声了,只是偶尔忍不住了才会发出些喵呜的声音。

周巡又起了反应,但是关宏峰坚守了底线。

关宏峰忙完已经很累了,但周巡还在喵喵叫个不停,关宏峰无奈道:“你说什么?”

“我可以说话了么?”周巡的猫耳动动。

“……可以。”

“那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去买项圈啊,还有款式和颜色……”

关宏峰打了哈欠,慢慢睡着了。

4.

“我可不是什么听话的小猫咪。”

周巡知道关宏峰把他带回来承受了多少压力,明明犯了错却死鸭子嘴硬的不承认。

“嗯,我知道,一般人是不会干出打辩护律师这样的事的。”

看着自己刚刚捞回警察队伍的正义的“小脑斧”——那理所当然的模样可没有丝毫后悔的模样,关宏峰叹了口气,伸出了手来。

周巡立马紧张的不行。

关宏峰把周巡的脑袋抱了起来。

“这次可以算了,”关宏峰开始狂撸猫头:“回头我去和局里说。不过你要是下次再敢这么莽撞,我就拿个项圈把你栓起来。”

也许是因为觉得自己理亏,周巡没有反抗关宏峰撸自己的行为。

“那你就是违反平权法,我要去半兽人保护协会告你!”

关宏峰显然没有再听,揉完耳朵又去摸尾巴。

周巡虽然不情不愿,奈何关宏峰手法纯熟,摸的周巡十分舒服,最后还是忍不住舔了舔关宏峰的脖子。

“喵呜。”

周巡睁开眼,发现自己被埋在杂物里,空空荡荡的公寓里丝毫没有关宏峰的影子。

手机响了起来,小汪在电话另一边汪汪汪的汇报着最近的案子。

听的出电话这头的周巡心情差的要命,小汪连忙把好消息奉上。

“师傅,顾局同意关队回来当顾问了啊汪呜。”

5.

市局开会,顾局正在批评长丰支队呢,周巡的眼睛渐渐就合上了。

“周巡,你干什么呢?”

被点了名,周巡这才垂死病中惊坐起,赶忙强打精神给顾局捧场。会刚刚一散,周巡就趴桌子上了。

赵馨诚这月破案率高了,暴力执法少了,高兴的狗尾巴胡乱的拍到会议桌上。

周巡一脸生无可恋的抬起头来,赵馨诚立马凑了过来:“老周,你醒了么,老周,老周,你怎么了?案子很忙么?我怎么没听说长丰有大案呀,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和哥们说?告诉我吧,告诉我,我不和别人说,老白也不说。”

他废话太多,周巡在赵馨诚如此吵闹的骚扰下,居然又要睡着。

像狗子万年不变的绿棉袄一样,巡猫一向喜欢皮夹克。随着他的脑袋贴上桌子,脖子上红红紫紫的痕迹从夹克不算高的衣领下露了出来。

赵馨诚的尾巴毛都炸了,掰着周巡的肩膀就一阵没轻没重的乱晃:“老周,你是不是得了绝症,要死了啊啊啊以后给你上坟是要用烤鱼还是水煮鱼啊啊啊啊啊!”

周巡忍不住给了二狗子一爪子:“瞎嚎什么呢!”

“那你脖子上这是啥?哎,一个草莓两个草莓三个……”

“我服你了哥,”周巡胡乱抓了抓头毛,把二狗子按下:“是老关。”

赵馨诚的耳朵也机警的竖了起来:“关宏峰?”

“嗯!”周巡微微抬起下巴,从喉咙里呼噜出声。

端的是骄傲无比。

赵馨诚掏出了手机。

“老赵你干嘛呢?喵呜你打什么110,咱就是警察,不是,你打什么报警电话啊?”

“黑心退休刑警丧天良,诱骗半兽人——”

周巡去抢手机:“说什么呢——”

“你是的对,打110没用。我要打给半兽人保护协会,举报关宏峰——”

“老赵放过我行么,我自己愿意的,我自己愿意的。”

赵馨诚立马露出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电话也不打了,开口就是恨铁不成钢:“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市局门口,海港支队的副队长和长丰支队的正队长坐在台阶上。橘猫几次想站起来离开,被大狗狗又拉着坐下了。

大狗狗的灰色尾巴勾着橘猫姜黄色的尾巴,在夕阳里拧成了一个麻花。

“差不多得了,你家彬是会来接你,可老关还等着我去接呢,天也马上就黑了。”

“我不,”赵馨诚挣扎着:“我以为你们两个在213的时候就完蛋了,就是那种渣都不剩的完蛋。”

周巡听了他这话,伸了个懒腰,这是他们族群里表现自己懒洋洋的标准姿态。

赵馨诚生气了:“结果现在你还是要去找他……他要给你戴项圈了?”

“现在是我愿意,人家未必肯。”

猫咪的耳朵无精打采的垂下来,赵馨诚有点不忍心,伸手去挠周巡的下巴。周巡难得没有挠他,反而舒服成了一张猫饼。

从一出生就有人不断地不断地告诉他们,半兽人早晚是要被人类驯养,带上项圈给人类生育下一代。周巡野猫似的活了十几年,没曾想被关宏峰捡了回去,后来那个人类又抛弃了他,现在那个人类又愿意要他了。

这一定是那个人类的手段吧?

“人类真的太可恶了!”赵馨诚撸着猫饼,发出愤怒的声音。

“是么?”

“就是就是!”

周巡回过神来时,就看见黑色的人类牵走了赵馨诚。

“汪汪汪,彬汪汪汪你来了,汪汪汪!”

呵,狗子。

6.

韩彬是个很迷的人。

所有人在指纹庆祝213的胜利,他却和赵馨诚在后台就是不出来。

关宏峰只在缝隙里看了一眼,赵馨诚正在咬韩彬的肩膀。

人家是怎么说的来着?

干兄弟,好朋友,队长和顾问。

压下诧异,关宏峰回到咖啡屋,就看见张北彤正在给周巡调酒。

“老关。”周巡看他的神情总带着些讨好,关宏峰不理他,直接拿走了他面前的玛格丽特。

关宏峰仰头喝了杯子里的酒,周巡也没生气,反而越发的讨好。

关宏峰皱皱眉:“周巡。”

“哎,老关,你说。”

“我受够你了——”

音响里突然开始放重金属,周巡脸色一白,扭头就看见看坐在沙发里得意洋洋的关宏宇。

关宏峰放下酒杯,周巡下意识后退一步。

关宏峰捉住了他,凑近他的猫耳朵。

“我受够和你勾心斗角,我受够了你的皮笑肉不笑,我受够了!”

周巡甩甩脑袋,耳朵顿时立了起来,他愣了愣才强撑着回嘴:“老关你这就不讲理了啊,明明是你把关宏宇藏起来——”

震动天地的音乐里,关宏峰看着刚刚提起裤子赵馨诚蹿了出来,直奔关宏宇而去。

“指纹建立这些年,就从来没有人放过这么没品味的音乐。”

周巡连忙跟着劝架去了。

韩彬出现的晚了一些,龟毛如他,行动起来也难免有些捉襟见肘。关宏峰善意的把他口袋里露出的一角“x蕾斯”给他塞了回去。韩彬愣了下便明白了过来,一边说这谢谢一边腾出手给自己戴上眼镜。

“你不去管管?”

关宏宇看着韩彬跟吧台里面要了一杯加了浓缩的神奇鸡尾酒。

“心情正不好着呢,让小家伙出出气没什么不好,”韩彬面不改色的品尝着黑色的液体:“关二爷这个音乐品味真的是……”

周巡拉架拉的满头大汗,眼圈都红了起来。

韩彬放下酒杯,极认真的同关宏峰道:“关队,有时候我真的羡慕你和周队。”

关宏峰:“你又知道了?”

韩彬笑了下:“周队他一向雷厉风行,只有面对关队的时候愿意被驯服,这很难得。”

“我不这么认为。”

“我不喜欢驯服这个词,”关宏峰道。

赵馨诚终于把背景音乐换成了情歌,但他显然还没有发泄完仇恨,就在他提起拳头将要打到关宏宇下巴上的时候,韩彬拦住了他。

“馨诚,你是不是忘了还有我?”

韩彬往毛茸茸的狗耳朵一哈气,赵馨诚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7.

酒宴开席,赵馨诚才晃晃悠悠的回来。

明明没喝酒,但走路姿势怎么歪歪扭扭的?

赵馨诚握着蜂蜜柚子茶和周巡碰杯,他说:老周,你不能在一棵破了相的树上吊死。

周巡说:我考虑了一下。

酒过三巡,周巡喝醉了,关宏峰也喝醉了。

关宏峰说:老周,我们重新开始吧?

周巡说:好。

赵馨诚早就去了指纹的客房,韩彬拿了房卡给两个人。

周巡瞪他:“你又知道了?”

灯没有打开,关宏峰因为身边有个暖和毛团而特别安心,心里敞亮。

重感冒(重置版)

1.
周巡约关宏峰来,关宏峰没来。

也许是周巡的语气太过炙热,关宏峰知道了些什么。

不对,他那么聪明,一定一直都知道。只是他自以为是的认为,维持表面和平的那张纸能永远不被戳破。

2.
赵馨诚约了潘雪晶出来,韩彬在吧台里兑柚子茶。

情侣之前过于亲密的举动全投射在韩彬的眼睛里。

待他抬起头来,便看见被放鸽子的周巡望过来。

只这一眼,周巡就笑了。

那是同类的气息。

3.
韩彬和周巡在一起了。

关宏峰不知道,赵馨诚不知道。

不过知道不知道的,意义也不大。

4.
周巡被邀请来参加聚会,说是让大伙聚聚。

宴会上海港人人都在列,唯独没有韩彬。

老何说韩彬突发重感冒,在家里躺着,不能动了。

韩彬怎么会得重感冒?

赵馨诚求婚了,潘雪晶感动地大哭,任由赵馨诚为她戴上钻戒。

原来是这样啊。

周巡想,想爱的人能在一起真的太幸运了。

5.
赵馨诚和潘雪晶真心相爱,终成眷属,羡煞旁人。

周巡看的眼馋,但不能光叫他自己馋,于是他去敲开了韩彬的门。

6.
韩彬戴着厚厚的黑口罩,喜欢穿深色的男人连睡衣也是黑色的。

周巡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你真的感冒了,还以为你是因为早知道老赵今天求婚,才特意避开的。

原来你不知道啊。

周巡演的太浮夸了,韩彬看他牙痒。

韩彬咳了下:我现在知道了。

所以你是专门跑过来拱火?

7.
我希望你能去抢婚,然后告诉赵馨诚你喜欢他。

重感冒,动都动不了,真的抢不到。

你什么时候能硬气一下啊?

8.
想来也是和感冒有关,韩彬的太阳穴突突的跳。

韩彬难得没有客套,准备关门送客。

周巡一猫腰溜进了屋里。

韩彬看着自己的手,觉得这个感冒确实挺严重的。

说好的安隆汶死神,心狠手辣呢?

9.
你出去。

别啊,我辛辛苦苦送上门来。

我感冒了,会传染给你。

韩彬的扁桃体发炎,说话瓮声瓮气的:你自找的,回头感冒了别赖我。

10.
周巡把皮夹克脱了。

韩彬家是别墅,比他那单人公寓不知道高档了多少,地暖烧的暖洋洋的,连带这周巡的浑身上下都热的不行。

韩彬指指沙发:就这里吧,床我睡过,怕有什么细菌。

11.
今天是周巡先招惹的人家,周巡也就任由着韩彬动作。

12.
周巡到了兴头上,扭头要和韩彬接吻,尽管戴了口罩,韩彬还是伸手把两个人隔开了。

小心点,怕传染你。

13.
韩彬去厕所了,手里是打给赵馨诚的电话。

看看时间,后半夜了,估计赵馨诚也正和他的未婚妻在一起。

“馨诚,对,没错。我今天一直在睡觉,刚刚知道你和雪晶求婚了。没什么同意不同意的,你自己的事自己做主。我是想说你周末把雪晶带回家里里看看,你也知道,父亲他一直很关注你的婚事。”

14.

周巡躺在沙发上,悠悠的在抽事后一支烟。

韩彬拿纸擦完了,换抹布,擦完了还喷空气清新剂。

周巡看不下去了:差不多得了,嘛呢,大男人过的这么精致?

我怕你的骚味被别人闻见。

你妹的,你是怕你的小女友知道啊,还是怕馨诚知道?

韩彬没说话,收拾完就坐到沙发旁边,周巡用脚踩他。

软趴趴的。

你是咱俩这是作的什么孽?

周巡吐了个烟圈,韩彬挥挥手就把周巡的矫情扇没了。

关队不欠你什么,馨诚也并没有对不起我,我们不过刚刚好错位而已。

周巡要拿烟头戳他,气道:你太理性了!

韩彬截下了他手掌里的烟,摘下了口罩,刚吸了一口,周巡就缠绵了过来。

彼此交换了一个带着烟味的吻之后,韩彬叹气:白防备了这么久。

韩少,你看传染都传染了……

15.

韩彬的感冒好了,还给赵馨诚出谋划策的筹备婚礼。

周巡却犯了病,但即使淌着鼻涕也丝毫不影响周队追凶时的风骚身影。

赵馨诚已经在策划造小人的伟大目标了,其实他更喜欢女儿,小姑娘一定和雪晶一样漂亮。

关宏峰已经很少来支队了,给工资也不来了,周巡看着手里的文档,觉得自己这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怎么办,日子还不得照样过?

风声正紧
放放巡巡,抱紧伟伟

慢慢品味这个百转千回的眼神

神赐所有人
宽容

管管老关,救救周巡


重感冒

重置版☞http://haipabeichashuibiao.lofter.com/post/1ecd9857_12c9ac38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