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吹的小号

收拾行囊,随时,准备上路

四角关系.第七章【彬关诚周,彬all,all巡】

其实你最亲近的人和你意见相左真的超级难受😖😖
韩少暂时掉线了,下章回归???

关宏峰本质里还是个传统的人,花样是周巡教他的,火多半也是周巡来撩,最后的结束还是在床上。
周巡抱着关宏峰告诉他自己的感觉有多么的棒:“爽,真爽。和去你家不同,在我自己的地盘上是真的很安心。”
确实,去关宏峰的别墅既要掩人耳目又不能做的太放肆(不好收拾),两个人做的都不尽性。
关宏峰任由周巡贴者自己,现在夜色已经很深,拉开厚重的窗帘就能感受到节日的气息。床头柜上的台灯发着橘黄的灯光,映照的周巡不再那么锐利,仿佛一夜回到十几年前,他们的第一次。
但关宏峰告诉自己,自己必须和周巡好好谈谈了。
“老周,”关宏峰扯开周巡,周巡愣了一下,却也做出了细细聆听的表情看着关宏峰,关宏峰为了不看他雪亮的眼睛,点了一只烟:“你就不怕你那个警察舍友突然回来?”
周巡抢到了被关宏峰点燃的烟卷,关宏峰的嘴换成自己的,一丝不挂,吐云吐雾。
“怕什么,傻蛋是直的,钢筋混凝土的直。老关,你这是吃醋?”
关宏峰拍拍他的脑袋,周巡报复般的冲他吐了个烟圈,关宏峰只能再拍散烟雾:“我是说,老周,你没有像赵馨诚一样,继续当警察,后悔么?”
周巡惊讶了一下,不明白关宏峰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我……”
关宏峰没容他思考怎么回答,继续说:“我觉得你,还是很喜欢秉公执法。”
烟雾从周巡的嘴里散出来,周巡却忘记了吐出它们。

周巡的部门,真的不算大,却很特殊,它隶属于监事会,甚至有人说,年后的股东大会之后,周巡可能就会进入监事会。而周巡本人的脾气却又是人人皆知,进入监事会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关宏宇似乎认为,作为哥哥的情人,且被哥哥一手提拔的学生,周巡该对待他特殊一点。
事实也确实如此,确实特殊,是盯的特别严格。关宏宇敢打敢拼,就在上月月头,他搞了个小手段,就差点让刘长永和自己最大的甲方结束合作关系。如果能成功,刘长永在年后的股东大会上肯定元气大伤。
问题就是没有成功,因为周巡的及时核查和弥补。
关宏宇和周巡甚至公开打了一架,说是喝了点酒,其实原因大家都懂。
周巡,这个关总的亲信,在这场改革大战里居然并不支持关宏峰。

周巡把燃了了了的烟扔进烟灰缸,他笑了下:“我说关总今天怎么亲自来找我,何着是来兴师问罪了?”
他这个语气让关宏峰不舒服 ,关宏峰皱眉:“老周。”
周巡扬起嘴角,飞扬跋扈的神色在他的眼睛里燃烧:“你难道不是给关宏宇鸣冤的?”
关宏峰脸色很难看,周巡知道这是他生气的前兆。
“和宏宇无关。事到如今,我还是想知道你的一个确切答案,你真的不支持上市?”
关宏峰在商场上一向沉稳如水,不动如山,纵容遇到再大的困难,他也还是顶着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别人看来不易接近,周巡却总是觉得安心。
但同时,周巡也能惹他生气,并且有时候就是他生气了,周巡也绝对不退让。
“我的态度对你重要么?”周巡支起身子,纵然一身斑驳,他也还是个男人,极其优秀的男人。
“我知道老派的几个人像刘长永般的是尸位素餐,这个情况任何一个比较高级的员工都能体会到。但,老关,长丰发展到现在的规模,不得不要如履薄冰。”
“当初是你举荐我的这个位置,”周巡似乎想起了美好的过去,但他很快冷却了下来关注现在:“我既然有这个指责,就不得不对全体员工负责。你当初,不就是这么教我的么?”
关宏峰哑然。
他那些被周巡嘲笑陈腐的,过时的,形而上学的,连他自己都未必能做到的原则,在周巡的身上,得到了传承。
关宏峰既觉得欣慰,又不得不有一种商鞅夜投旅店的悲凉。现在,自己一手捏造的周巡,成了自己的障碍。

周巡再等关宏峰的暴怒,关宏峰却长长叹了口气,光线的作用,关宏峰居然满头银丝。
“周巡,”关宏峰拿出来曾经教育周巡商场套路的耐心:“……我让宏宇收敛就是了,大不了做的你不知道就行了吧。”

周巡还在气头上:“他没那个本事!”
关宏峰无奈的笑笑,那样子像在哄孩子。
周巡突然想起了韩彬,那种包容的微笑。
周巡慌张了起来:“老关——”
“嗯。”
周巡突然去掀关宏峰的被【(ง •̀_•́)ง】子:“我们再来一次……”
他们解决争议的办法一直都是求同存异,然后干【防止屏蔽——】上一【同上同上同上同上同上】炮。
关宏峰借势下床,穿起了自己的衣服,置乱了阵脚的周巡于不顾。
“你好好休息,”关宏峰背对着周巡道:“我回去了。”
周巡吞了吞口水,梗着脖子道:“对啊,关总结婚了。”
关宏峰身躯一震,发出来一声极其轻的“呵”。
他真的走了。
周巡想着给自己一巴掌,又想道歉,但他这些都没干。
烟灰缸里扒出那支自个燃烧殆尽到只有屁【…………】股的烟,狠狠吸了一口。

赵馨诚裹着大衣,呆愣愣的站在楼道里,窗子外面是城市的钢筋混凝土也阻隔不了的欢乐气氛。
赵馨诚父母走的早,往常他这个时候该在支队和彬,雪晶,还有干爹干妈已经指纹的朋友问候完,就一心一意的值班了。
原本没有周巡,他不会知道今天原来这么热闹,也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孤单。
这种感觉,曾经的潘雪晶都弥补不了。
但赵馨诚虽然感觉到楼道的冰冷,却清楚的感觉自己内在有什么东西是热的。
滚烫,滚烫的。

门突然打开,散着邪火的赵馨诚不由的一惊。
然后声控灯伴着关门声亮了起来,模糊的灯光下是一张清晰的脸。
关宏峰!
赵馨诚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一拳打了上去。
他想干这件事很久了,原本理直气壮,但现在干了,他又突然有些不安。
他到底是为了周巡还是为了自己?
关宏峰却一点也不惊讶,挨了一拳也只是发出了一声“嘶”。然后他擦了一下受伤的一侧脸,居然笑了。
“赵警官对吧,你这种打招呼的形式我猜到了。没错,我就关宏峰。”

评论(1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