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吹的小号

收拾行囊,随时,准备上路

四角关系.第四章【关周彬诚】

周巡抓着公文包赶回家,就见赵馨诚坐在门槛山抽烟。
周巡挺好牧马人,从口袋里掏出钥匙给赵馨诚:“傻蛋,开门去。”
赵馨诚木讷的接过钥匙:“奥。”
新屋子,好在住过,虽然还空旷,但绝对算个家。
“你去沙发上坐好,”周巡趴在冰箱里翻:“啤酒行么?”
“奥。”赵馨诚乖乖坐好。
周巡拿了两罐啤酒过来,拿着易拉罐把赵馨诚的脸掰了过来:“卧槽,你的眼睛红爆了好么?”
赵馨诚被啤酒冰的不行,他想拿啤酒,周巡把啤酒隔到了桌子上,道:“先说事,才能喝。”
周巡拉开拉环,自己边喝边听赵馨诚说,说到关键处,周巡一口啤酒差点喷出来:“等等,你做伪证?还把扬延鹏打了一顿?”
赵馨诚看他喝的嗨,要拿自己的啤酒,被周巡捏瘪了的易拉罐砸到了手上。
“赵馨诚,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刑警,不会不知道规矩吧?”
赵馨诚吹着自己的手腕,想了下道:“老周,其实我猜到你的态度了。在我看来,嫌疑人也认罪了,只是缺证据。他既然犯错,在我看来就要付出代价,但你就不同……”
周巡摸了摸自己的胃:“那你还来找我诉苦?”
赵馨诚苦笑:“被赶出来了。”
周巡顿了一下:“韩彬呢?”
“依晨在家,不方便。”
周巡站起来,居高临下看赵馨诚:“合着上我占便宜来了?”
周巡往厨房走,边走边问:“吃饭了么?”
赵馨诚以为周巡是生气了,没料想是问这个。
“那个……”赵馨诚摸摸脑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周巡扭头撇了他一眼:“我没吃晚饭,用不用给你做?”
“没,没吃。”赵馨诚连忙回答。
厨房里传出香味和声音,赵馨诚开了属于自己的啤酒,喝着摸到门边,感叹:“老周,想不到你还挺贤惠——”
周巡在厨房里吼:“没吃饭就别喝酒。”
赵馨诚觉得周巡这个时候给人的感觉蜜汁像雪晶。
周巡当然不贤惠,往日和关宏峰同居的时日,往往是关宏峰忙碌于灶台和碗柜之间,周巡享受这个感觉,但他又不是完全不会。一碗简单的面,加葱花,青菜,捞出来之后加上甜酱,勉勉强强能吃。
周巡围着围裙把两碗面端上桌子,赵馨诚坐过了就要吃,周巡解开围裙,吐槽道:“你现在的情况就是二级生活残废。”
赵馨诚忙着吞没面条没理会周巡,周巡摇摇头:“听我说,老赵,明天我请个假,陪你去和雪晶道歉。”
赵馨诚终于不在咀嚼了。
“让彬陪我就行了。”
就是他陪你才不行,周巡用一种羊入虎口的眼神看着赵馨诚:“你叫个律师去见你老婆,摆明了是要离婚么?你和雪晶闹矛盾这事绝对不能告诉韩彬!”
他知道了不帮着离婚就不错了!
赵馨诚闷头吃面,一言不发。
周巡叹气,虽然惆怅却因为肚子太饿,也吃了起来。
吃过饭,周巡看看时间,已经十点了,考虑到关宏峰可能马上就要休息了,还是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响了两声,电话被挂断了。
可能是正在陪周舒彤?周巡只能考虑隔天再请假。
从阳台回到卧室,赵馨诚洗完澡,只穿了一条内裤在那擦头发。
赵馨诚和周巡是警校里的同学,但事实上,在毕业之前从没有见过,这不只是因为两个人分别属于不同的专业,还因为作为当时学校里,两个著名的暴力分子,多少有些“王不见王”的意思。
不过毕业测试还是让他俩来了一次火星撞地球,最后的结果是周巡比较凄惨,赵馨诚却输了点数。
周巡离开刑警队伍快十几年了,赵馨诚却还在刑侦的第一线,周巡的腹肌全靠定时去健身房,赵馨诚一身的肌肉块却是实打实的力量象征。
周巡欣赏了好一阵,直到赵馨诚扭头,嘴里还叼着牙刷。
“卧槽,老赵,那是老子的牙刷!”
“用一下怎么了么?晚上吃面味道太冲了!”
周巡和赵馨诚一人躺了一半床,赵馨诚抱着被子走神,周巡则是因为白天睡多了,也不困。
“老周,”赵馨诚试探的叫了一声,见周巡扭头看自己,他继续道:“你和关宏峰分了么?”
周巡没回答,但赵馨诚已经知道答案了,赵馨诚却没有想往常一样表现出愤怒,他皱着眉头,一脸疑惑:“老周,你是真的很喜欢关宏峰的吧?所以就这么奋不顾身,丝毫不考虑自己?”
周巡被他说笑了,这话太过了,毕竟昨天韩彬还躺在赵馨诚的位置上。
“所以傻蛋,明天好好和雪晶道个歉,能找到一个体贴温柔的老婆是很不容易的!”
赵馨诚往周巡身边靠了靠:“巡儿,其实我和雪晶分手是……”
周巡的手机响了,周巡立马爬起来,果然是关宏峰的电话。
周巡接了起来往阳台走,还不忘回头给赵馨诚比了个睡觉的动作,赵馨诚无奈的叹了口气,仰面躺在床上继续走神。
“关总,没错,我打了个电话,是为了请假。”
关宏峰接听着电话,加在自己姓氏之后的职位让他不满,他看了一眼对面的人,对面的人善解人意的点点头,关宏峰拿着手机走到了走廊里。
“不用这么客气,我在外面。”
“老关,你刚刚结婚就晾了嫂子?”
关宏峰皱起眉头:“你也不用叫她嫂子。”
“行行行,您是老板听您的。”
“请什么假?”关宏峰总算舒展了眉头:“公事还是私事?”
“私事。”
关宏峰笑了一声:“你有什么私事是我不知道的?”
“不是我的私事,是傻蛋的。”
周巡捡了重要的部分和关宏峰说了,关宏峰压低了声音:“我还以为宏宇把你惹生气了。”
周巡不得不又表示了一番忠心,越说越虚,关宏峰不自觉的靠到了墙壁上。
“老周,”关宏峰声音里带上了浓厚的疲惫:“等事情都处理完,你回来一下吧,老虎有点想你。”
电话很长时间没有回应,等有了声音就是周巡的笑声:“哈哈哈得了吧老关,我在的时候,老虎也没吃过我喂的饲料。”
关宏峰也跟着笑,周巡最后还是不笑了:“老关,你想我了就直说呗。”
关宏峰立马打断他:“我想你了。”
周巡的声音有些含糊了:“不然还是你来找我吧老关,别让嫂子发现了……”
“我说了,你不用叫她嫂子。”
关宏峰最后命令道:“改天我会通知你过来。”
周巡没有反应过来,拿着手机,有些疑惑到底有没有请假成功。
————————
关宏峰把手机放回口袋,他的客人已经打理好自己,走出了包间。
关宏峰立马走过去:“韩律师这是等急了?”
“不是的,关总,”韩彬礼帽客气的表示:“实在抱歉,我现在有私事,就不多留了。”
几个月前,他和周舒彤想要找一个合适的律师签那份绝对不能公之于众的婚姻协议。等韩彬把一切办完,关宏峰才想起来,他居然是周巡朋友的朋友。
不过韩彬表示过他有保密协议,一定不会透露丝毫信息,周巡的反应倒是验证了这一点。
关宏峰看不清韩彬,不知道他是真的有事还是自己照顾不周:“本来今天是要感谢韩律师的,怠慢了——”
韩彬摆摆手,把自己的名片掏了出来,有拿笔在名片后面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这才递给关宏峰。
“关总,关宏峰,”韩彬的眼神在镜片之间熠熠生辉:“如果还有什么问题,也可以联系我。”
“……我想我暂时都不会有婚姻的问题需要咨询。”
“任何问题,”韩彬重复道:
“关于您的任何问题都可以。”

韩.撩遍全剧.彬

评论(10)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