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瞎几把吹的小号鸭

且戏笔墨共君赏

驯服的恋人(修订版)

修订版的意思大家都懂~

这是换梗活动: @你居然还在睡觉太太(也不知道艾特的对不对)的 弃猫效应!!!

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发出来,很可惜。

感觉我写的其实离题千里,主要是想试试插叙和倒叙

课后作业:请整理出正确的时间线,并对段落进行排序

1.

那是一只虎斑猫,姜黄色和神褐色彼此交错,虽然是流浪猫却有着十分蓬松的长毛。

都说大学生活好,猫也是的。看着关宏峰那张臭脸,也是颠颠的跑过来蹭关宏峰的裤腿。

关宏峰犹豫再三,还是没忍住。

他一边撸猫一边心想,我可没带小鱼干。

猫咪团成一个大团,被人类摸的十分舒服。

“你怎么这么乖啊?”

哎,关宏峰想起了周巡。

他刚刚捡到周巡的时候,周巡还没有流浪猫活的好,脏兮兮的,精神也差。

脾气就更加不好了,二话不说,先给关宏峰来了一爪子。

关宏峰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因为年轻吧,他就把人捡了回去。投喂完了还给猫洗澡,周巡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十分不好干,关宏峰拿着吹风机吹到怀疑人生。

想到这,关宏峰连忙摸了摸虎纹猫的猫屁股。并且在猫咪一脸卧槽的表情中感叹:“果然和半兽人不一样。”

确实很难找到和周巡一样的人或半兽人或兽。

初见时总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的模样,却有着一对触感柔软,颜色温暖的耳朵。

于是猫咪爱好者关宏峰说:你以后跟我干吧。

后来关宏峰就干了自己的同事兼徒弟。

当然了,他虽然喜欢猫,但也不至于把自己的得意弟子当宠物看。但是周巡丝毫没有做猫的自觉,天天顶着柔软的耳朵和毛茸茸的尾巴在他面前晃。

唔,他俩的关系变的这么乱,其实不能怪周巡。

“老关?”

关宏峰太熟悉这个声音了,所以下意识的把虎纹猫往一旁藏了藏。

周巡却直接走过来把猫抱了起来,开始研究:“虎皮的啊,像小老虎似的。老关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关宏峰莫名有种被捉奸的感觉。

“它好像有点饿了,我就过来看看。”

“这好办,我们把它抱回去养着呗?”

周巡笑嘻嘻的,但关宏峰还是感觉周巡此举有些酸。

“学校的猫,带回去,算是偷盗公共财产。”

周巡不说话了,还在摆弄猫咪。他撸猫手法并不专业,猫咪不舒服,蔫了吧唧的喵了几声。

“不是说案子不忙,要来家里吃饭么,还不走?”

周巡刚刚把猫放下,虎纹猫立马就蹿没了。

周巡抓抓刘海,难得的露出点失落的情绪:“它不喜欢我。”

关宏峰摸了摸他的耳朵,把人带走了。

2.

周巡吃饭的时候魂不守舍,刷碗的时候也总是走神。

关宏峰摘了乳胶手套,过来就抓了周巡的尾巴根一下,周巡惊呼一声就想挠人。

但考虑到这是关宏峰,忍住了没动手。

毕竟刚刚恢复伴侣关系,周巡难免小心些。

于是关宏峰就毫不客气的继续摸:“还在想那只猫?”

周巡喵呜喵呜的喘息不断,没接话。

关宏峰咬他炸毛的耳朵尖,低语道:“我还是最喜欢橘猫。”

周巡颤抖着把手套摘下来,胡乱洗了洗手,就迫不及待的要和关宏峰接吻。

凉凉的水沾到关宏峰的下巴上,周巡想拿走爪子,但关宏峰却似乎不在意,加深了这个吻。

周巡的耳朵,尾巴,还有浑身上下全在打着颤。

“老关,我也给你撸,浑身上下都可以……”

3.

关宏峰拍拍周巡的脸。

“尾巴松开,去洗澡。”

周巡两眼失神,但尾巴还缠在关宏峰的大腿上。

这反应这么说也太激烈了吧,但是鉴于关宏峰也吃的十分开心,就颇有兴致的在一旁等周巡清醒。

手掌揉到了周巡的肚子,周巡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关宏峰觉得有意思,就把脑袋凑过去听。

周巡咕噜道:“老关,我们下次买个项圈吧?”

还真是小猫崽子,精力旺盛。不过关宏峰对于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一向是保持中立态度,有就享受,没有也可以忍受。

“可以啊,只要你喜欢。”

猫尾这才松开,关宏峰完完全全的抱起一个大男人也毫不费力。

关宏峰并不相信是自己的臂力有所提升,答案只能是周巡比起213刚刚结案的时候又瘦了不少。

“项圈……”周巡扭着尾巴冲关宏峰笑。

狭小的浴室挤两个男人很是别扭,周巡还不断的扭动尾巴,把关宏峰撩的心头发痒。

“闭嘴,”关宏峰顾及着他那破锣嗓子,拿指尖压长着细细倒刺的舌头:“腿再长大点,够不到。”

周巡果然不出声了,只是偶尔忍不住了才会发出些喵呜的声音。

周巡又起了反应,但是关宏峰坚守了底线。

关宏峰忙完已经很累了,但周巡还在喵喵叫个不停,关宏峰无奈道:“你说什么?”

“我可以说话了么?”周巡的猫耳动动。

“……可以。”

“那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去买项圈啊,还有款式和颜色……”

关宏峰打了哈欠,慢慢睡着了。

4.

“我可不是什么听话的小猫咪。”

周巡知道关宏峰把他带回来承受了多少压力,明明犯了错却死鸭子嘴硬的不承认。

“嗯,我知道,一般人是不会干出打辩护律师这样的事的。”

看着自己刚刚捞回警察队伍的正义的“小脑斧”——那理所当然的模样可没有丝毫后悔的模样,关宏峰叹了口气,伸出了手来。

周巡立马紧张的不行。

关宏峰把周巡的脑袋抱了起来。

“这次可以算了,”关宏峰开始狂撸猫头:“回头我去和局里说。不过你要是下次再敢这么莽撞,我就拿个项圈把你栓起来。”

也许是因为觉得自己理亏,周巡没有反抗关宏峰撸自己的行为。

“那你就是违反平权法,我要去半兽人保护协会告你!”

关宏峰显然没有再听,揉完耳朵又去摸尾巴。

周巡虽然不情不愿,奈何关宏峰手法纯熟,摸的周巡十分舒服,最后还是忍不住舔了舔关宏峰的脖子。

“喵呜。”

周巡睁开眼,发现自己被埋在杂物里,空空荡荡的公寓里丝毫没有关宏峰的影子。

手机响了起来,小汪在电话另一边汪汪汪的汇报着最近的案子。

听的出电话这头的周巡心情差的要命,小汪连忙把好消息奉上。

“师傅,顾局同意关队回来当顾问了啊汪呜。”

5.

市局开会,顾局正在批评长丰支队呢,周巡的眼睛渐渐就合上了。

“周巡,你干什么呢?”

被点了名,周巡这才垂死病中惊坐起,赶忙强打精神给顾局捧场。会刚刚一散,周巡就趴桌子上了。

赵馨诚这月破案率高了,暴力执法少了,高兴的狗尾巴胡乱的拍到会议桌上。

周巡一脸生无可恋的抬起头来,赵馨诚立马凑了过来:“老周,你醒了么,老周,老周,你怎么了?案子很忙么?我怎么没听说长丰有大案呀,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和哥们说?告诉我吧,告诉我,我不和别人说,老白也不说。”

他废话太多,周巡在赵馨诚如此吵闹的骚扰下,居然又要睡着。

像狗子万年不变的绿棉袄一样,巡猫一向喜欢皮夹克。随着他的脑袋贴上桌子,脖子上红红紫紫的痕迹从夹克不算高的衣领下露了出来。

赵馨诚的尾巴毛都炸了,掰着周巡的肩膀就一阵没轻没重的乱晃:“老周,你是不是得了绝症,要死了啊啊啊以后给你上坟是要用烤鱼还是水煮鱼啊啊啊啊啊!”

周巡忍不住给了二狗子一爪子:“瞎嚎什么呢!”

“那你脖子上这是啥?哎,一个草莓两个草莓三个……”

“我服你了哥,”周巡胡乱抓了抓头毛,把二狗子按下:“是老关。”

赵馨诚的耳朵也机警的竖了起来:“关宏峰?”

“嗯!”周巡微微抬起下巴,从喉咙里呼噜出声。

端的是骄傲无比。

赵馨诚掏出了手机。

“老赵你干嘛呢?喵呜你打什么110,咱就是警察,不是,你打什么报警电话啊?”

“黑心退休刑警丧天良,诱骗半兽人——”

周巡去抢手机:“说什么呢——”

“你是的对,打110没用。我要打给半兽人保护协会,举报关宏峰——”

“老赵放过我行么,我自己愿意的,我自己愿意的。”

赵馨诚立马露出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电话也不打了,开口就是恨铁不成钢:“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市局门口,海港支队的副队长和长丰支队的正队长坐在台阶上。橘猫几次想站起来离开,被大狗狗又拉着坐下了。

大狗狗的灰色尾巴勾着橘猫姜黄色的尾巴,在夕阳里拧成了一个麻花。

“差不多得了,你家彬是会来接你,可老关还等着我去接呢,天也马上就黑了。”

“我不,”赵馨诚挣扎着:“我以为你们两个在213的时候就完蛋了,就是那种渣都不剩的完蛋。”

周巡听了他这话,伸了个懒腰,这是他们族群里表现自己懒洋洋的标准姿态。

赵馨诚生气了:“结果现在你还是要去找他……他要给你戴项圈了?”

“现在是我愿意,人家未必肯。”

猫咪的耳朵无精打采的垂下来,赵馨诚有点不忍心,伸手去挠周巡的下巴。周巡难得没有挠他,反而舒服成了一张猫饼。

从一出生就有人不断地不断地告诉他们,半兽人早晚是要被人类驯养,带上项圈给人类生育下一代。周巡野猫似的活了十几年,没曾想被关宏峰捡了回去,后来那个人类又抛弃了他,现在那个人类又愿意要他了。

这一定是那个人类的手段吧?

“人类真的太可恶了!”赵馨诚撸着猫饼,发出愤怒的声音。

“是么?”

“就是就是!”

周巡回过神来时,就看见黑色的人类牵走了赵馨诚。

“汪汪汪,彬汪汪汪你来了,汪汪汪!”

呵,狗子。

6.

韩彬是个很迷的人。

所有人在指纹庆祝213的胜利,他却和赵馨诚在后台就是不出来。

关宏峰只在缝隙里看了一眼,赵馨诚正在咬韩彬的肩膀。

人家是怎么说的来着?

干兄弟,好朋友,队长和顾问。

压下诧异,关宏峰回到咖啡屋,就看见张北彤正在给周巡调酒。

“老关。”周巡看他的神情总带着些讨好,关宏峰不理他,直接拿走了他面前的玛格丽特。

关宏峰仰头喝了杯子里的酒,周巡也没生气,反而越发的讨好。

关宏峰皱皱眉:“周巡。”

“哎,老关,你说。”

“我受够你了——”

音响里突然开始放重金属,周巡脸色一白,扭头就看见看坐在沙发里得意洋洋的关宏宇。

关宏峰放下酒杯,周巡下意识后退一步。

关宏峰捉住了他,凑近他的猫耳朵。

“我受够和你勾心斗角,我受够了你的皮笑肉不笑,我受够了!”

周巡甩甩脑袋,耳朵顿时立了起来,他愣了愣才强撑着回嘴:“老关你这就不讲理了啊,明明是你把关宏宇藏起来——”

震动天地的音乐里,关宏峰看着刚刚提起裤子赵馨诚蹿了出来,直奔关宏宇而去。

“指纹建立这些年,就从来没有人放过这么没品味的音乐。”

周巡连忙跟着劝架去了。

韩彬出现的晚了一些,龟毛如他,行动起来也难免有些捉襟见肘。关宏峰善意的把他口袋里露出的一角“x蕾斯”给他塞了回去。韩彬愣了下便明白了过来,一边说这谢谢一边腾出手给自己戴上眼镜。

“你不去管管?”

关宏宇看着韩彬跟吧台里面要了一杯加了浓缩的神奇鸡尾酒。

“心情正不好着呢,让小家伙出出气没什么不好,”韩彬面不改色的品尝着黑色的液体:“关二爷这个音乐品味真的是……”

周巡拉架拉的满头大汗,眼圈都红了起来。

韩彬放下酒杯,极认真的同关宏峰道:“关队,有时候我真的羡慕你和周队。”

关宏峰:“你又知道了?”

韩彬笑了下:“周队他一向雷厉风行,只有面对关队的时候愿意被驯服,这很难得。”

“我不这么认为。”

“我不喜欢驯服这个词,”关宏峰道。

赵馨诚终于把背景音乐换成了情歌,但他显然还没有发泄完仇恨,就在他提起拳头将要打到关宏宇下巴上的时候,韩彬拦住了他。

“馨诚,你是不是忘了还有我?”

韩彬往毛茸茸的狗耳朵一哈气,赵馨诚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7.

酒宴开席,赵馨诚才晃晃悠悠的回来。

明明没喝酒,但走路姿势怎么歪歪扭扭的?

赵馨诚握着蜂蜜柚子茶和周巡碰杯,他说:老周,你不能在一棵破了相的树上吊死。

周巡说:我考虑了一下。

酒过三巡,周巡喝醉了,关宏峰也喝醉了。

关宏峰说:老周,我们重新开始吧?

周巡说:好。

赵馨诚早就去了指纹的客房,韩彬拿了房卡给两个人。

周巡瞪他:“你又知道了?”

灯没有打开,关宏峰因为身边有个暖和毛团而特别安心,心里敞亮。

老关你不坐周巡旁边就算了,还坐人家海港支队中间

彬峰眼里的赵周

小周:溜了溜了

大佬:导演说咱俩现在的关系还没有那么亲近

周帝野史(1—5)

延禧攻略au
不完全人设:

皇帝=关宏峰,和亲王=关宏宇
皇后=周巡,纯妃=韩彬,令妃=周舒彤
御前侍卫=赵馨诚
其他妃子皆为原创

沙雕剧情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
注意cp的tag

原版脑洞

1.
初一,关宏峰早早处理完正事,掀了皇后牌子,早早就来了长春宫。
结果汪苗来报,皇后娘娘正和纯妃讨论剑刃,难以侍寝。
初二,皇帝再次过来。汪苗又报,皇后娘娘正和纯妃练习骑射,难以侍寝。
初三,皇帝过来,汪苗面露难色。
关宏峰压着火:今天又怎么了?
汪苗:皇后娘娘正和纯妃讨论音律……
关宏峰:朕和周巡处了十五年,他懂不懂音乐朕不知道?
汪苗立刻跪下告罪。
关宏峰吐着火进了宫门。
长春宫里,可以看见月亮的凉亭里,纯妃也就是云南王世子韩彬只穿着一件白色内衫,胸口露出来一大片,披头散发的在那抚琴。
一旁的皇后娘娘倒是穿的整整齐齐,就是鞋子脱到了一盘,喝酒喝的多了,脸色红红评论韩彬:“你这棉花弹的不错。”
韩彬:“……皇后娘娘,这是广陵散。”
看看,就说他不懂音律吧。关宏峰过去把人捞到怀里,韩彬连忙行礼:“参见陛下。”
关宏峰看他自胸口露出的一大片,肌肉线条十分不错。再看他模样,脸上永远带着几分浅浅的笑,一派冷艳高贵的模样。
关宏峰有些牙痒,若不是为了安抚云南王,自己何必抬了这天下第一才子进宫。
好巧不巧,他这款是周巡喜欢的类型。
帝王一皱眉,完全思虑在脑子里过来一遍,周巡这边酒醉,却刚刚认出了他,打着酒嗝叫他:“嘿嘿,老关,你怎么来?”
为了再不来怕你就给我戴顶帽子了。
关宏峰心里不悦,对韩彬也就没好脸色:“你刚刚是在弹棉花么,调不成调的。”
韩彬:“……回禀陛下,那是广陵散。”
跟着关宏峰进来的汪苗不禁腹诽:你俩还只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不过这不能怪两个人,关宏峰是个励精图治的皇帝,对于娱乐不感兴趣。而周巡没进宫之前是在军营里混的,广陵散他不知道,要说是十八摸他倒是会两段。
关宏峰看着韩彬这模样就心烦:“披头散发的像什么样子,带着皇后也跟着胡闹。传令下去,罚纯妃禁足一月,罚抄乐经百遍。”
韩彬:“……臣妾觉得,自己还是挺懂音乐的。”起码比您两位懂。
“那就抄两百遍。”
“臣妾这就走。”
关宏峰抱着周巡进了内殿,韩彬终于从孔孟之学里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
“两个乡巴佬!糟蹋艺术!”

2.
周巡做了和甜甜的梦,梦到他去军营里学军法,遇到了一个很不爱笑的男人。
可周巡就是很喜欢他。
男人知道的事情很多,很耐心,也是和好老师,于是周巡跟在他后面叫人家师傅。
周巡用男人教的方法打了一场胜仗,高高兴兴跑去报告情况。
但师傅突然一下就变成了当今太子。
他还是知道很多事情,还是很耐心,也还是个好老师。而且对比他的身份,他对将士们的态度就越发谦和。周巡更喜欢他了,天天跟着人家后面喊老关。
后来老关当了皇帝,他就不高兴了。他被抬进了宫,封了个皇后,此后注定被关在紫禁城这个金笼子里。
沙漠,草原,山川,指挥千军万马拼杀卫国都成了泡沫。
周巡哭了,睁开眼,关宏峰正俯在他的身上。
他的腰有伤,天子帮他塞了两个软枕,一如当日胜利之时两人亲密的模样。
那是周巡亲吻关宏峰,喊:“我喜欢你,殿下。”
现在周巡却拒绝了关宏峰的亲吻,道:“我恨你,皇上。”
长春宫一早就传来一声闷响,关宏峰的外袍还没系好,脑袋流着血,脸色难看的离开了。
汪苗连忙往殿里去:“哎呦师父啊,你这是何苦!”
周巡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摆摆:“你还替他说好话,忘了你是怎么变成这个样的了?”
汪苗苦笑一声,给周巡穿衣服。
“师傅,他毕竟是皇上,您也毕竟是皇后。”
周巡本不想叫人帮,但他现在实在不方便。蹬上靴子,周巡看着铜镜里自己的脸,道:“你见过长胡子的皇后么?这皇后谁爱当谁当。”
汪苗叫苦:“你真的是一点情分不讲。”

3.
说韩彬合周巡的胃口,这是真的。
韩彬温文尔雅,琴棋书画啥啥都会,虽然周巡不是很懂。
韩彬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虽然周巡只是听说。
但无论如何把,作为宫里为数不多的两个大男人,周巡是真的喜欢和韩彬玩。
“这种是传说中的一种双生蛊,阳蛊据说能带个人强大的力量,但若找不到阴蛊,阳蛊就会反噬主人。”
韩彬知道周巡喜欢外面的事,就拿宣纸做成奏章似的小册子,拿毛笔在上面勾勒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小图片,一边翻一遍边给周巡讲故事。
韩彬指着一张由他绘制的栩栩如生的“尸体”道:“这就是这人死后的模样。”
肚破肠流,双眼暴突。
周巡正端着小厨房里做的烤肉,顿时产生了奇怪的联想。
“为了追求力量,付出这代价值得么?”
韩彬笑笑:“这是我们云南关于‘蛊王’的几种传说之一了,兴许那受蛊之人也是身不由己呢?”
周巡拿着饭碗端给韩彬,然后就看见那白面书生真的毫不客气的就吃了起来。
他倒是不嫌恶心。
“那这阴蛊又在那呢?”
韩彬吃起东西来还是慢吞吞的:“我也是听人传说。关于蛊王有个传说,据说蛊王与他的情人是青梅竹马,但后来不知为何使得情人亲手杀了蛊王。蛊王死后,他痛不欲生,于是就在蛊王和自己身上下了蛊,要来生再聚。”
周巡本就是抱着听故事的目的,但听到这也不免质疑起来:“骗人的吧,这蛊难不成是下在人的魂上的,怎么可能约定来生?”
“臣妾说了,不过是个传说。”
周巡又翻了翻册子,发现后面有更多死尸的图画,当即合了起来。
“行啊,你这是讲鬼故事来吓我来了,还有,不要老是臣妾臣妾的,你也不嫌黏牙。”
一旁侍奉的雨瞳突然开口:“那是我家公子知道您无聊,熬夜画了一晚上的。”
韩彬摆摆手,把她挥走了。
周巡日日都嫌的蛋疼,他自己都习惯了,没想到韩彬反而记挂再来心上。
周巡挠挠脑袋:“那啥,你要是把这心思用到老关身上——”
韩彬打断他:“可圣上的心可不在我身上。”

4.
韩彬出了长春宫,夏雨瞳就亦步亦趋的跟着。
她道:“公子,王爷又来信了。”
她道:“您的年纪也快到了。”
她道:“我看皇后和皇上的感情也不怎么样。”
她又道:“您赶快动手吧。”
韩彬在确定她说完之后,才开口:“你是我的人,还是父亲的人。”
夏雨瞳忙道“不敢。”
韩彬自己走在前面,仪仗就在后面跟着,韩彬边走边道:“凡事若是急了,反而会出纰漏。再者,我自认为尚可再压制它几年。”
夏雨瞳刚要再说,一人红衣而来,一路引的宫人们春心荡漾。
这红色是普普通通的官服,这人是不那么普通的赵馨诚。
赵馨诚生的英武,偏偏还脾气好,此次出宫许久为当今上办西洋的事。他在西洋新学了礼仪,不远的路,他也撒了一路的飞吻。
韩彬老是说自己眼睛不好,赵馨诚给他施礼之后,他非要握着赵馨诚的手腕把人拉过来细细看了才能认出人。
认出人之后韩彬就笑了:“赵将军。”
赵馨诚连忙答应了,然后就反手拉着韩彬到了一旁,从口袋里拿出一副镜子来。
“彬,我正想去找你呢。看看,这是某个西洋佬孝敬我的,我想着给你最合适。”
韩彬被他半强迫的带上了,镜片发出微蓝的光,把韩彬黑曜石似的眼睛衬托的晶莹剔透。
赵馨诚再看多少次,也还是觉得,韩彬可真好看。
韩彬看他发呆,拍拍他的额头:“去我宫里。”
赵馨诚这才从美色里清醒过来:“啊好,啊不对,我先去找一下老周,然后去找哥哥。”
韩彬看着赵馨诚一一问候了宫人,这才继续往自己的钟萃宫走。

5.
赵馨诚进门就被周巡迎面打了一拳。
赵馨诚闭过,回了一腿。
同理,周巡也闭过了。
于是昔日的两位好友就在宫庭内院大打出手起来。
赵馨诚重力量,周巡重技巧,最后的结果还是不分伯仲。
赵馨诚拍拍身上的土:“行啊老周,功夫没耽误。”
周巡突然掏出一把火枪:“洋人送的?”
赵馨诚一模自己的口袋,无奈了:老周果然还有这顺手摸鱼的习惯。
“你小心点啊,这可金贵着呢,我好不容易有一把。”赵馨诚要来抢,周巡不给:“就许你给你那好哥哥准备礼物,把兄弟我放那呢?”
“彬他就是一旁普通人,在深宫里不还得叫那些个女人生吞活剥了?至于你,你有啥好担心的,论起当今圣上最喜欢的人,除了你还有谁?”
突然彭的一声,一只前朝的花瓶被打碎,连带着窗户纸被直接刺穿,最后枪子打到了宫墙上才算完。
赵馨诚已经抱着头躲一边去了。
周巡也是愣了愣,然后开开心心的道:“这利器我很喜欢。”
然后他就不要脸的霸占了。
赵馨诚淌着宽面条泪跑去钟萃宫哭诉,然后又成功的被韩彬嘲笑了。

哎呦,大佬你笑什么啊喂
马甲披不住了

吸服狸吸到神经错乱的产物
和 @魃鬿 一起讨论的
【熊猫精什么的太萌了好吗】
推一下87太太的“小胖几吃竹几”
贼萌的

 @魃鬿 日常和太太开脑洞
顺便 @魃鬿 太太还有一个周巡当皇帝的文奥,推!

如果说
刀锋里的赵馨诚进化成了可以和韩彬这头豹子并肩的孤狼的话
白夜里的赵馨诚还是个奶狗
真的特别傻,也真的特别甜
关宏峰能力超群,周巡一肚子办公室斗争学,韩彬深藏不露
只有赵馨诚摇着毛茸茸的尾巴,支着软乎乎的耳朵,张着大大的眼睛问问题

如果不是平行宇宙,白夜和刀锋的顺序其实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