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瞎几把吹的小号鸭

且戏笔墨共君赏

哎呦,大佬你笑什么啊喂
马甲披不住了

如果说
刀锋里的赵馨诚进化成了可以和韩彬这头豹子并肩的孤狼的话
白夜里的赵馨诚还是个奶狗
真的特别傻,也真的特别甜
关宏峰能力超群,周巡一肚子办公室斗争学,韩彬深藏不露
只有赵馨诚摇着毛茸茸的尾巴,支着软乎乎的耳朵,张着大大的眼睛问问题

如果不是平行宇宙,白夜和刀锋的顺序其实一目了然

脑洞来源《齐木楠雄的灾难》

四角关系.第四章【关周彬诚】

周巡抓着公文包赶回家,就见赵馨诚坐在门槛山抽烟。
周巡挺好牧马人,从口袋里掏出钥匙给赵馨诚:“傻蛋,开门去。”
赵馨诚木讷的接过钥匙:“奥。”
新屋子,好在住过,虽然还空旷,但绝对算个家。
“你去沙发上坐好,”周巡趴在冰箱里翻:“啤酒行么?”
“奥。”赵馨诚乖乖坐好。
周巡拿了两罐啤酒过来,拿着易拉罐把赵馨诚的脸掰了过来:“卧槽,你的眼睛红爆了好么?”
赵馨诚被啤酒冰的不行,他想拿啤酒,周巡把啤酒隔到了桌子上,道:“先说事,才能喝。”
周巡拉开拉环,自己边喝边听赵馨诚说,说到关键处,周巡一口啤酒差点喷出来:“等等,你做伪证?还把扬延鹏打了一顿?”
赵馨诚看他喝的嗨,要拿自己的啤酒,被周巡捏瘪了的易拉罐砸到了手上。
“赵馨诚,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刑警,不会不知道规矩吧?”
赵馨诚吹着自己的手腕,想了下道:“老周,其实我猜到你的态度了。在我看来,嫌疑人也认罪了,只是缺证据。他既然犯错,在我看来就要付出代价,但你就不同……”
周巡摸了摸自己的胃:“那你还来找我诉苦?”
赵馨诚苦笑:“被赶出来了。”
周巡顿了一下:“韩彬呢?”
“依晨在家,不方便。”
周巡站起来,居高临下看赵馨诚:“合着上我占便宜来了?”
周巡往厨房走,边走边问:“吃饭了么?”
赵馨诚以为周巡是生气了,没料想是问这个。
“那个……”赵馨诚摸摸脑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周巡扭头撇了他一眼:“我没吃晚饭,用不用给你做?”
“没,没吃。”赵馨诚连忙回答。
厨房里传出香味和声音,赵馨诚开了属于自己的啤酒,喝着摸到门边,感叹:“老周,想不到你还挺贤惠——”
周巡在厨房里吼:“没吃饭就别喝酒。”
赵馨诚觉得周巡这个时候给人的感觉蜜汁像雪晶。
周巡当然不贤惠,往日和关宏峰同居的时日,往往是关宏峰忙碌于灶台和碗柜之间,周巡享受这个感觉,但他又不是完全不会。一碗简单的面,加葱花,青菜,捞出来之后加上甜酱,勉勉强强能吃。
周巡围着围裙把两碗面端上桌子,赵馨诚坐过了就要吃,周巡解开围裙,吐槽道:“你现在的情况就是二级生活残废。”
赵馨诚忙着吞没面条没理会周巡,周巡摇摇头:“听我说,老赵,明天我请个假,陪你去和雪晶道歉。”
赵馨诚终于不在咀嚼了。
“让彬陪我就行了。”
就是他陪你才不行,周巡用一种羊入虎口的眼神看着赵馨诚:“你叫个律师去见你老婆,摆明了是要离婚么?你和雪晶闹矛盾这事绝对不能告诉韩彬!”
他知道了不帮着离婚就不错了!
赵馨诚闷头吃面,一言不发。
周巡叹气,虽然惆怅却因为肚子太饿,也吃了起来。
吃过饭,周巡看看时间,已经十点了,考虑到关宏峰可能马上就要休息了,还是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响了两声,电话被挂断了。
可能是正在陪周舒彤?周巡只能考虑隔天再请假。
从阳台回到卧室,赵馨诚洗完澡,只穿了一条内裤在那擦头发。
赵馨诚和周巡是警校里的同学,但事实上,在毕业之前从没有见过,这不只是因为两个人分别属于不同的专业,还因为作为当时学校里,两个著名的暴力分子,多少有些“王不见王”的意思。
不过毕业测试还是让他俩来了一次火星撞地球,最后的结果是周巡比较凄惨,赵馨诚却输了点数。
周巡离开刑警队伍快十几年了,赵馨诚却还在刑侦的第一线,周巡的腹肌全靠定时去健身房,赵馨诚一身的肌肉块却是实打实的力量象征。
周巡欣赏了好一阵,直到赵馨诚扭头,嘴里还叼着牙刷。
“卧槽,老赵,那是老子的牙刷!”
“用一下怎么了么?晚上吃面味道太冲了!”
周巡和赵馨诚一人躺了一半床,赵馨诚抱着被子走神,周巡则是因为白天睡多了,也不困。
“老周,”赵馨诚试探的叫了一声,见周巡扭头看自己,他继续道:“你和关宏峰分了么?”
周巡没回答,但赵馨诚已经知道答案了,赵馨诚却没有想往常一样表现出愤怒,他皱着眉头,一脸疑惑:“老周,你是真的很喜欢关宏峰的吧?所以就这么奋不顾身,丝毫不考虑自己?”
周巡被他说笑了,这话太过了,毕竟昨天韩彬还躺在赵馨诚的位置上。
“所以傻蛋,明天好好和雪晶道个歉,能找到一个体贴温柔的老婆是很不容易的!”
赵馨诚往周巡身边靠了靠:“巡儿,其实我和雪晶分手是……”
周巡的手机响了,周巡立马爬起来,果然是关宏峰的电话。
周巡接了起来往阳台走,还不忘回头给赵馨诚比了个睡觉的动作,赵馨诚无奈的叹了口气,仰面躺在床上继续走神。
“关总,没错,我打了个电话,是为了请假。”
关宏峰接听着电话,加在自己姓氏之后的职位让他不满,他看了一眼对面的人,对面的人善解人意的点点头,关宏峰拿着手机走到了走廊里。
“不用这么客气,我在外面。”
“老关,你刚刚结婚就晾了嫂子?”
关宏峰皱起眉头:“你也不用叫她嫂子。”
“行行行,您是老板听您的。”
“请什么假?”关宏峰总算舒展了眉头:“公事还是私事?”
“私事。”
关宏峰笑了一声:“你有什么私事是我不知道的?”
“不是我的私事,是傻蛋的。”
周巡捡了重要的部分和关宏峰说了,关宏峰压低了声音:“我还以为宏宇把你惹生气了。”
周巡不得不又表示了一番忠心,越说越虚,关宏峰不自觉的靠到了墙壁上。
“老周,”关宏峰声音里带上了浓厚的疲惫:“等事情都处理完,你回来一下吧,老虎有点想你。”
电话很长时间没有回应,等有了声音就是周巡的笑声:“哈哈哈得了吧老关,我在的时候,老虎也没吃过我喂的饲料。”
关宏峰也跟着笑,周巡最后还是不笑了:“老关,你想我了就直说呗。”
关宏峰立马打断他:“我想你了。”
周巡的声音有些含糊了:“不然还是你来找我吧老关,别让嫂子发现了……”
“我说了,你不用叫她嫂子。”
关宏峰最后命令道:“改天我会通知你过来。”
周巡没有反应过来,拿着手机,有些疑惑到底有没有请假成功。
————————
关宏峰把手机放回口袋,他的客人已经打理好自己,走出了包间。
关宏峰立马走过去:“韩律师这是等急了?”
“不是的,关总,”韩彬礼帽客气的表示:“实在抱歉,我现在有私事,就不多留了。”
几个月前,他和周舒彤想要找一个合适的律师签那份绝对不能公之于众的婚姻协议。等韩彬把一切办完,关宏峰才想起来,他居然是周巡朋友的朋友。
不过韩彬表示过他有保密协议,一定不会透露丝毫信息,周巡的反应倒是验证了这一点。
关宏峰看不清韩彬,不知道他是真的有事还是自己照顾不周:“本来今天是要感谢韩律师的,怠慢了——”
韩彬摆摆手,把自己的名片掏了出来,有拿笔在名片后面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这才递给关宏峰。
“关总,关宏峰,”韩彬的眼神在镜片之间熠熠生辉:“如果还有什么问题,也可以联系我。”
“……我想我暂时都不会有婚姻的问题需要咨询。”
“任何问题,”韩彬重复道:
“关于您的任何问题都可以。”

韩.撩遍全剧.彬

四角关系.第二章【关周彬诚】

此章主彬巡,欢迎木棍人设加入
下章应该会是其他cp掉落

韩彬拉开卧室的门,其实他也就来过一次,但他已经能够记住其间的布局。
周巡握在沙发上看手机,穿着沙滩裤衩和白汗衫,头发还滴着水,昭示着他已经洗过澡了。
韩彬直接坐了过去,发现周巡在看关宏峰的消息。
“新娘长得不错。”
周巡笑了出来:“保守派老刘的女儿,不过不姓刘,小丫头片子,不知怎么就对老关情深不寿。”
韩彬从后抱住周巡,从他手里抽出手机,吻他的后脖颈:“你真知道这个词的意思?”
周巡推他:“洗澡去,一身汗!”
“你被关总养的太好了,”韩彬解开腰带,握着周巡的手让他伸进去:“这样不是更有意思?想象一下,你男人不在家,搬家公司的工人就这么抱着你……”
周巡脸色发红:“你还喜欢玩这个?”
韩彬拉开他的汗衫,不轻不重咬了一口:“我总有我的特点。”
如韩彬所说,他和关宏峰完全不同。关宏峰几十年如一日的拥有良好习惯,韩彬在温柔的表面之下却是如同海水一般的神秘。
你无法预测他下一秒的动作,只能像一页扁舟,随着海浪起伏摇晃。
渐渐地,海水被血浸染,周巡从水中挣扎翻滚,怎么都逃不脱。
就在血水要吞没他的时候,周巡醒了过来。
阳光明媚,从窗帘的缝隙射了出来,正好打在周巡的眼睛上。他莫名心烦,看到同眠的人抬脚就要把他踹下去,直到脚腕被韩彬捉个正着。
周巡抽气:“快松手,我腰疼,那有你这样……”
韩彬松手,叹气:“也没有你这样的,大早上的就要把亲热了一夜的情人踹下床。”
周巡挣扎着爬起来:“咱俩没情,最多算个炮【为了防止屏蔽】友——几点了?”
已经被划分到朋友圈的韩少认命的从床头柜上拿过自己的手机:“7点20分,你要去上班?”
“废话,今天又不是周末。”周巡扶着腰翻衣柜:“老关本来就喜欢多想,我要是不去,他该担心了。”
韩彬不知所谓的笑了一声,周巡边穿衬衣边道:“你别笑我,你对傻蛋也好不到哪里去。”
韩彬走过来捏了捏周巡的后颈:“不是笑你。要不要帮忙?”
周巡自己提着裤子:“我又不是半身不遂,你也快走吧,大律师不忙么?”
韩彬摇头:“起码最近不忙。”
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打开卧室门出去了。
周巡穿好西服,刮干净胡子,给刘海抹完发胶,到了楼下,才发现韩彬居然做好了早餐。
韩彬穿着t修,腰腹有力,怎么看都不是居家类的男人,偏偏他端着盘子,盘子里是三明治和煎蛋。
周巡几乎看到韩彬在发光。
他有些惊讶:“啊,你……”
韩彬放下盘子:“过来吃饭。”
周巡吃着口感好到爆炸的早饭,开始反思自己早上的态度是不是太过强硬。韩彬远比他想的要大度,和他在一起似乎不能只是炮【还是为了防止屏蔽】友那么简单。
“其实,”周巡把三明治塞嘴里:“其实老赵要不是直的,你这样的人谁能拒绝。”
韩彬倒了一杯牛奶,周巡刚想说自己不喝,韩彬自己喝了一口:“现在7点四十,再不走,就迟到了。”
周巡连忙喝了两口白开,夹着文件包就往外冲,不过他很快就折了回来,塞给韩彬一把钥匙。
韩彬饶有趣味的看着他,周巡小声嘟囔了一句“反正老关最近要陪新娘”就跑了。
韩彬看着手心里的一把钥匙,似乎陷入了沉思。
——————————
周巡一路冲到办公室,看了一眼时间8点零1,小汪敲敲门,冲周巡喊:“师傅,迟到了。”
周巡放下文件包,松了松领带,这才回应小汪:“上班时间瞎逛什么?”
小汪一看没吓着师傅,嘻嘻哈哈的走了进来,手里拎着奶糖:“这不是您昨天没去婚礼现场嘛,喏,喜糖。”
周巡一边说自己搬家多么麻烦一边打开糖盒,好家伙,都是奶糖。
“奶不兮兮的,你拿回去吃吧。”周巡把糖盒递过去,小汪不止没接还拿过来一份文件。
小汪:“师傅,您就勉为其难的尝一块吧,这可是咱关总老婆亲自挑的,沾沾喜气,您也老大不小了……”
周巡道了一声滚蛋,打开文件:“这是什么?”
小汪也凑过来,指着那张漂亮的照片:“关总老婆啊?”
周巡瞪大眼睛,看了半天:“和婚礼现场的照片还真是不太一样……”
小汪八卦劲上来了:“和女学生似的,也不知道咱们关总怎么勾搭上的,魅力可真大。”
“你这马屁拍在你师傅我这可就白搭了,”周巡道:“把咱嫂子的资料给我干嘛?”
小汪听那声嫂子叫的别扭,要知道刘长永作威作福这么多年,最多叫他一声刘总,还是副的,周舒彤比他都小,周巡这么叫难免不别扭。
“关总御令,要把嫂子安排过来给他做秘书,希望您带带嫂子。”
周巡皱眉:“做秘书应该也是老关自己的秘书带吧?让我教她?老子不做秘书很多年了!”
小汪几乎笑到地上,发现周巡确实是很严肃的说这个问题,立马一本正经道:“这不是您跟着关总的时间最久么,全公司,包括现在关总的几个秘书,怕是都不如师傅您呢!”
周巡扬起文件,作势要丢:“我猜,这不是老关的意思。”
小汪连忙解释:“人家夫妻俩刚刚结婚,正甜甜蜜蜜呢,怎么会给嫂子安排工作,这不是关二爷让我送过来嘛……”
周巡没有扔掉文件,关宏宇虽然不在人事部,但包括人事部的高亚楠在内,都是关宏峰一派的,主张公司上市。以刘长永为代表的保守一方,却不赞成如此。关宏宇把“关夫人”的文件送过来,试探的意味明显。
周巡揉揉头角,怎么也想不到,他和关宏峰走到了这一步。
奶糖小汪没有拿走,周巡也忘记了。日上三杆他们这帮人还是群龙无首,忙了一上午的周巡隐隐约约能感觉到腰疼。周巡干活不惜力,现在直接累的爬不起。他想了一下,还是打开了糖盒。
糖盒里糖已经因为阳光直射有些软趴趴的,周巡撕开咬了一颗吃,然后还是没忍住吐了出来。
自己口味果然不一样。
周巡拿纸巾擦自己的嘴角。

四角关系.第一章【关周彬诚,all巡,彬all】

年度狗血大戏,ooc,天雷,求不要ky
慎入,慎入,慎入!

公司老总关宏峰x项目经理周巡x直男警察赵馨诚x总攻律师韩彬【要不要把木棍的人设加进来还未定】

关宏峰压着周巡做,性冷淡了这么多年,到结婚了周巡才从他身上尝出一点点热情。
周巡洗完澡,边擦头发边晃晃悠悠的走出浴室,关宏峰掐着一支烟靠在床头抽。
周巡擦完头发,把头毛一并抹到脑后,腻腻歪歪的贴着关宏峰躺下:“行啊老关,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他把嘴贴过去,就着关宏峰的嘴狠狠吸了一口,周巡的嘴巴不大,尽管是个糙老爷们,但他冲着关宏峰挑衅般吐烟圈的时候,关宏峰只想上他。
周巡吐完烟圈,似乎被尼古丁滋养到一般,刚刚舒服的眯起眼睛,关宏峰就又俯身将他扑倒。
周巡推了他一把:“差不多得了,你明天不是还要赶去处理结婚的事?”
关宏峰顿住:“搬家真的不用我帮忙,要么我找人……”
周巡把手搭在关宏峰脖子上:“我又不是你要娶的美娇娘?”周巡坏笑一声:“关老师,我怎么说也是个男人。”
关宏峰皱起眉头:“我们说过不提这事……”
周巡把手从关宏峰的脖子上拿开,歪头看他:“我有说什么事么?”
关宏峰语塞,周巡摸了一把他脸上的伤疤,哼哼道:“是你要结婚,搞得像我要抛弃你。”
“周巡我……”
周巡伸手按灭了床头灯:“睡觉了!”
周巡和关宏峰合租了十五年之多,如今要搬出去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好在另一位屋主不在,那些“共同财产”被周巡把能拿的都拿走了。
听到敲门声,周巡从自己专门装墨镜的大箱子里探出头,想了一下,确定是自己的“搬家公司”到了。
周巡把手在自己的白毛衣上擦了两把,一会之后有拍了拍毛衣,在要搬走的试衣镜旁转了两圈,得到自己打扮的像个王子的结论之后,才去开门。
门外的男人和他形成了鲜明对比,刚刚值完班就赶着过来帮忙的赵馨诚实在说不上体面,但得意于警察同志的气质,不至于想个流浪汉。
赵馨诚哑着嗓子道:“关总呢?”
周巡摸摸傻蛋的脑袋,赵馨诚莫名其妙:“干嘛?”
“看看你是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傻了,老关不是今天的婚宴么?”
赵馨诚冷笑:“婚宴把情人扫地出门,这是他不在,他要是在——”
周巡连忙拦住他:“赵队长您的手有多黑远近闻名,所以——”周巡指指身后的屋子:“一堆呢,等着你发挥作用。”
赵馨诚这就收拾收拾走进了屋子,一边对关宏峰的品味嗤之以鼻 ,一边用踢踹打摔的方式开辟了一条道路。
周巡听着撞击的声音心里发怵,刚想关门,屋里赵馨诚发声了:“对了,我还给你带了个搬运工……”
与此同时,黑色的人影才姗姗来迟的出现。贴身风衣外加金丝眼镜,是一个出现在这里一点也不违和的人……
“韩彬!”
但周巡还是小小惊讶了一下,赵馨诚已经在屋子里越走越远,声音也就自然而然的变小:“嗯嗯,不要钱还特靠谱。”
周巡握住韩彬的手,赵馨诚就在不远处,他知道这样很危险,但他怎么喜欢招惹危险。
“你果然……跟着馨诚过来了……”
周巡拉进了两人的距离,一方便把声音轻轻的送到了韩彬耳畔。
韩彬一如既往的温柔:“我还真怕馨诚对关总动手。”
韩彬的气息打在周巡的脖子上,周巡能闻到boss香水的味道,这个时候它的味道就是调情。
周巡微微颤抖了下,赵馨诚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卧槽,你家连瓶啤酒都没有?”
周巡小声嘀咕:“老关又不喜欢酒味……”
韩彬笑了下,朝屋里喊道:“馨诚,你最后还是喝点水,不要沉迷酒精。”
被手掌温柔的抚摸着后脑勺,周巡看着韩彬乌黑的眼睛,这个男人居然真的可以一边向喜欢的人表达关心,一边和自己调情。
韩彬气声依旧磁性:“要吻我的话,最好抓紧时间。”
周巡如同瘾君子般把男人抱住,拼命的拥抱,只是还没来得及亲吻。
赵馨诚返回门口,肩膀上扛着一个大箱子:“你们两个干嘛呢,是希望我一个人搬完了?”
韩彬和周巡并肩站在门口,韩彬拍拍周巡的肩膀,周巡脸色微微发红,继而韩彬脱了外套开始脱衣服。
新房子找的更加靠近市中心,周巡跟着关宏峰打拼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一间只属于自己的房子。
最后一箱被韩彬搬上周巡的牧马人,周巡点了一支烟,吐息之间模糊了他们——啊不,现在是只属于关宏峰一个人的了——关宏峰的房子。
赵馨诚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烟,拿过周巡的半拉烟按在自己的眼上,他把半拉烟还给周巡:“你和关宏峰,是散了?”
周巡不回答,赵馨诚知道了那个他没说的答案,有点急了,刚要爆炸,韩彬给两个人头上一人一巴掌:“少抽烟,活的长。”
赵馨诚和周巡都被吓了一跳,赵馨诚的烟还掉到了地上,赵馨诚炸到了韩彬那边:“彬,你吓我一跳。”
赵馨诚的口气可以说的上委屈,周巡一口烟气没吐出,边笑边冒烟,也不知道是笑地上的烟还是赵馨诚的态度。
赵馨诚口袋里的手机震动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连忙一脚踩灭了自己掉到地上的烟,接起了电话:“老婆大人,我没惹事,这不是老周搬家么?得令,搬完马上回去!”
赵馨诚一脸微笑的挂了电话,消极情绪也不复存在,朝另外两个人一伸胳膊:“兄弟们,让我们再接再厉……哎,彬,你还说我和老周,自己怎么抽上烟了?”
韩彬不理他,捏着烟,烟还是问周巡借的。
赵馨诚看韩彬不接他的话,凑过去要揽韩彬的肩膀,韩彬躲了过去:“剩下的都交给我和周经理吧。”
赵馨诚感觉韩彬的状态有点奇怪,周巡连忙把烟屁股扔了打圆场:“老赵,忘了你和我们孤家寡人不一样了,还是快点回家吧,雪晶大小姐该生气了。”
赵馨诚这才又把注意力转移到搬家这件事上,他看了一下满满当当的牧马人:“光你们,可以么?”
周巡眼角带笑:“如果韩律师想走,我甚至可以有一个人收尾。”
赵馨诚不放心:“你一个人怎么行?”
韩彬重要也放下了眼:“我会留下的,你这老婆奴快回家。对了,好好休息,你毕竟值一夜班。”
瞧瞧,周巡听的牙酸,就是生气也不忘了关心。
周巡开着牧马人,调侃着副驾驶上的韩彬。夜色慢慢侵染天际,韩彬却并没有把风衣穿回身上的意思,周巡和他相处不久,要不是有些意外,周巡根本想不到文质彬彬的韩大少在衬衣之下居然有着这样交错密集的肌肉。
现在他的衬衣开了两颗扣子,衬衣挽到了上臂,怕磨花的眼镜也带在衬衣的口袋里,锐利的眼睛很适合这夜晚。
韩彬看周巡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侧了侧身,直接吻了周巡的侧脸,随便摸了一把他的头毛:“乖乖的开车,我总不能在津港的公共大路上和你做。”
周巡嘴里嘟囔:“您脑子里怎么老是这些东西……”
新房子周巡已经摸熟了,他自从关宏峰觉得订婚之后,他甚至还在这个屋子里住过那么几回,后来在关宏峰当着媒体和公众的面求婚的那天,他听信了魔鬼的低吟,被韩彬拐上了床。
韩彬喜欢已婚的赵馨诚,而自己的情人也即将和一个优秀的普通的女人结合,周巡本来是约赵馨诚厮混,醉眼朦胧里却看到一个纯黑的人影朝他走过来,把他扛出酒吧。
————
“韩,韩彬?”周巡似乎听了什么可笑的事:“你,你想什么我知道……”
韩彬语调不急不缓,认认真真的和周巡打嘴上官司:“你喝醉了我也知道。”
周巡敷衍的左右看看:“赵,老赵呢?”
“他有任务,”韩彬把周巡牢牢的搀扶住:
“所以我来了。”
————
周巡进了房间,直接去了卧室,韩彬搬着箱子,喊周巡:“喂,真把我当搬家公司了?”
周巡闻声回过头,眨眨眼:“作为回报,我洗好澡等韩少。”
周巡完全一副天真模样,但说的绝对不只是天真的事。
韩彬突然兴致盎然,他放下箱子道:“我要的回报可不低……”

可能没有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