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吹的小号

收拾行囊,随时,准备上路

周帝野史(1—5)

延禧攻略au
不完全人设:

皇帝=关宏峰,和亲王=关宏宇
皇后=周巡,纯妃=韩彬,令妃=周舒彤
御前侍卫=赵馨诚
其他妃子皆为原创

沙雕剧情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
注意cp的tag

原版脑洞

1.
初一,关宏峰早早处理完正事,掀了皇后牌子,早早就来了长春宫。
结果汪苗来报,皇后娘娘正和纯妃讨论剑刃,难以侍寝。
初二,皇帝再次过来。汪苗又报,皇后娘娘正和纯妃练习骑射,难以侍寝。
初三,皇帝过来,汪苗面露难色。
关宏峰压着火:今天又怎么了?
汪苗:皇后娘娘正和纯妃讨论音律……
关宏峰:朕和周巡处了十五年,他懂不懂音乐朕不知道?
汪苗立刻跪下告罪。
关宏峰吐着火进了宫门。
长春宫里,可以看见月亮的凉亭里,纯妃也就是云南王世子韩彬只穿着一件白色内衫,胸口露出来一大片,披头散发的在那抚琴。
一旁的皇后娘娘倒是穿的整整齐齐,就是鞋子脱到了一盘,喝酒喝的多了,脸色红红评论韩彬:“你这棉花弹的不错。”
韩彬:“……皇后娘娘,这是广陵散。”
看看,就说他不懂音律吧。关宏峰过去把人捞到怀里,韩彬连忙行礼:“参见陛下。”
关宏峰看他自胸口露出的一大片,肌肉线条十分不错。再看他模样,脸上永远带着几分浅浅的笑,一派冷艳高贵的模样。
关宏峰有些牙痒,若不是为了安抚云南王,自己何必抬了这天下第一才子进宫。
好巧不巧,他这款是周巡喜欢的类型。
帝王一皱眉,完全思虑在脑子里过来一遍,周巡这边酒醉,却刚刚认出了他,打着酒嗝叫他:“嘿嘿,老关,你怎么来?”
为了再不来怕你就给我戴顶帽子了。
关宏峰心里不悦,对韩彬也就没好脸色:“你刚刚是在弹棉花么,调不成调的。”
韩彬:“……回禀陛下,那是广陵散。”
跟着关宏峰进来的汪苗不禁腹诽:你俩还只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不过这不能怪两个人,关宏峰是个励精图治的皇帝,对于娱乐不感兴趣。而周巡没进宫之前是在军营里混的,广陵散他不知道,要说是十八摸他倒是会两段。
关宏峰看着韩彬这模样就心烦:“披头散发的像什么样子,带着皇后也跟着胡闹。传令下去,罚纯妃禁足一月,罚抄乐经百遍。”
韩彬:“……臣妾觉得,自己还是挺懂音乐的。”起码比您两位懂。
“那就抄两百遍。”
“臣妾这就走。”
关宏峰抱着周巡进了内殿,韩彬终于从孔孟之学里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
“两个乡巴佬!糟蹋艺术!”

2.
周巡做了和甜甜的梦,梦到他去军营里学军法,遇到了一个很不爱笑的男人。
可周巡就是很喜欢他。
男人知道的事情很多,很耐心,也是和好老师,于是周巡跟在他后面叫人家师傅。
周巡用男人教的方法打了一场胜仗,高高兴兴跑去报告情况。
但师傅突然一下就变成了当今太子。
他还是知道很多事情,还是很耐心,也还是个好老师。而且对比他的身份,他对将士们的态度就越发谦和。周巡更喜欢他了,天天跟着人家后面喊老关。
后来老关当了皇帝,他就不高兴了。他被抬进了宫,封了个皇后,此后注定被关在紫禁城这个金笼子里。
沙漠,草原,山川,指挥千军万马拼杀卫国都成了泡沫。
周巡哭了,睁开眼,关宏峰正俯在他的身上。
他的腰有伤,天子帮他塞了两个软枕,一如当日胜利之时两人亲密的模样。
那是周巡亲吻关宏峰,喊:“我喜欢你,殿下。”
现在周巡却拒绝了关宏峰的亲吻,道:“我恨你,皇上。”
长春宫一早就传来一声闷响,关宏峰的外袍还没系好,脑袋流着血,脸色难看的离开了。
汪苗连忙往殿里去:“哎呦师父啊,你这是何苦!”
周巡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摆摆:“你还替他说好话,忘了你是怎么变成这个样的了?”
汪苗苦笑一声,给周巡穿衣服。
“师傅,他毕竟是皇上,您也毕竟是皇后。”
周巡本不想叫人帮,但他现在实在不方便。蹬上靴子,周巡看着铜镜里自己的脸,道:“你见过长胡子的皇后么?这皇后谁爱当谁当。”
汪苗叫苦:“你真的是一点情分不讲。”

3.
说韩彬合周巡的胃口,这是真的。
韩彬温文尔雅,琴棋书画啥啥都会,虽然周巡不是很懂。
韩彬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虽然周巡只是听说。
但无论如何把,作为宫里为数不多的两个大男人,周巡是真的喜欢和韩彬玩。
“这种是传说中的一种双生蛊,阳蛊据说能带个人强大的力量,但若找不到阴蛊,阳蛊就会反噬主人。”
韩彬知道周巡喜欢外面的事,就拿宣纸做成奏章似的小册子,拿毛笔在上面勾勒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小图片,一边翻一遍边给周巡讲故事。
韩彬指着一张由他绘制的栩栩如生的“尸体”道:“这就是这人死后的模样。”
肚破肠流,双眼暴突。
周巡正端着小厨房里做的烤肉,顿时产生了奇怪的联想。
“为了追求力量,付出这代价值得么?”
韩彬笑笑:“这是我们云南关于‘蛊王’的几种传说之一了,兴许那受蛊之人也是身不由己呢?”
周巡拿着饭碗端给韩彬,然后就看见那白面书生真的毫不客气的就吃了起来。
他倒是不嫌恶心。
“那这阴蛊又在那呢?”
韩彬吃起东西来还是慢吞吞的:“我也是听人传说。关于蛊王有个传说,据说蛊王与他的情人是青梅竹马,但后来不知为何使得情人亲手杀了蛊王。蛊王死后,他痛不欲生,于是就在蛊王和自己身上下了蛊,要来生再聚。”
周巡本就是抱着听故事的目的,但听到这也不免质疑起来:“骗人的吧,这蛊难不成是下在人的魂上的,怎么可能约定来生?”
“臣妾说了,不过是个传说。”
周巡又翻了翻册子,发现后面有更多死尸的图画,当即合了起来。
“行啊,你这是讲鬼故事来吓我来了,还有,不要老是臣妾臣妾的,你也不嫌黏牙。”
一旁侍奉的雨瞳突然开口:“那是我家公子知道您无聊,熬夜画了一晚上的。”
韩彬摆摆手,把她挥走了。
周巡日日都嫌的蛋疼,他自己都习惯了,没想到韩彬反而记挂再来心上。
周巡挠挠脑袋:“那啥,你要是把这心思用到老关身上——”
韩彬打断他:“可圣上的心可不在我身上。”

4.
韩彬出了长春宫,夏雨瞳就亦步亦趋的跟着。
她道:“公子,王爷又来信了。”
她道:“您的年纪也快到了。”
她道:“我看皇后和皇上的感情也不怎么样。”
她又道:“您赶快动手吧。”
韩彬在确定她说完之后,才开口:“你是我的人,还是父亲的人。”
夏雨瞳忙道“不敢。”
韩彬自己走在前面,仪仗就在后面跟着,韩彬边走边道:“凡事若是急了,反而会出纰漏。再者,我自认为尚可再压制它几年。”
夏雨瞳刚要再说,一人红衣而来,一路引的宫人们春心荡漾。
这红色是普普通通的官服,这人是不那么普通的赵馨诚。
赵馨诚生的英武,偏偏还脾气好,此次出宫许久为当今上办西洋的事。他在西洋新学了礼仪,不远的路,他也撒了一路的飞吻。
韩彬老是说自己眼睛不好,赵馨诚给他施礼之后,他非要握着赵馨诚的手腕把人拉过来细细看了才能认出人。
认出人之后韩彬就笑了:“赵将军。”
赵馨诚连忙答应了,然后就反手拉着韩彬到了一旁,从口袋里拿出一副镜子来。
“彬,我正想去找你呢。看看,这是某个西洋佬孝敬我的,我想着给你最合适。”
韩彬被他半强迫的带上了,镜片发出微蓝的光,把韩彬黑曜石似的眼睛衬托的晶莹剔透。
赵馨诚再看多少次,也还是觉得,韩彬可真好看。
韩彬看他发呆,拍拍他的额头:“去我宫里。”
赵馨诚这才从美色里清醒过来:“啊好,啊不对,我先去找一下老周,然后去找哥哥。”
韩彬看着赵馨诚一一问候了宫人,这才继续往自己的钟萃宫走。

5.
赵馨诚进门就被周巡迎面打了一拳。
赵馨诚闭过,回了一腿。
同理,周巡也闭过了。
于是昔日的两位好友就在宫庭内院大打出手起来。
赵馨诚重力量,周巡重技巧,最后的结果还是不分伯仲。
赵馨诚拍拍身上的土:“行啊老周,功夫没耽误。”
周巡突然掏出一把火枪:“洋人送的?”
赵馨诚一模自己的口袋,无奈了:老周果然还有这顺手摸鱼的习惯。
“你小心点啊,这可金贵着呢,我好不容易有一把。”赵馨诚要来抢,周巡不给:“就许你给你那好哥哥准备礼物,把兄弟我放那呢?”
“彬他就是一旁普通人,在深宫里不还得叫那些个女人生吞活剥了?至于你,你有啥好担心的,论起当今圣上最喜欢的人,除了你还有谁?”
突然彭的一声,一只前朝的花瓶被打碎,连带着窗户纸被直接刺穿,最后枪子打到了宫墙上才算完。
赵馨诚已经抱着头躲一边去了。
周巡也是愣了愣,然后开开心心的道:“这利器我很喜欢。”
然后他就不要脸的霸占了。
赵馨诚淌着宽面条泪跑去钟萃宫哭诉,然后又成功的被韩彬嘲笑了。

评论(28)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