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吹的小号

收拾行囊,随时,准备上路

破镜重圆,爱圆不圆【四】

其实写了很多,能用的特别少
所以才憋到今天,还是不算满意
有小可爱提醒我,勉强算过七夕吧——

关宏宇发现公司气氛不对,前台的林嘉音倒是还是一脸冷漠,关宏宇对着自己哥哥的大徒弟实在没什么好说,就简简单单的打了个招呼。招呼还没打完,就听见屋里传出刘音和周虎嘻嘻哈哈的声音。
刘音:“哎呀,你小心一点,都没进去。”
周虎:“别别别别急,我我我马上就进去了。”
刘音:“讨厌,又错了,你还想不想和我一起了?”
周虎:“想想想……”
玩个俄罗斯方块也能这么让人浮想联翩,关宏宇也觉得这两个人就是该。
林嘉音在刘音银铃一般的笑声和周虎的磕磕巴巴里,朝身后的墙猛的踹了一脚,踹的关宏宇都担心自己公司的建筑:“乖乖,音姐那可是承重墙!”
屋里的声音果然小了些,关宏宇不禁笑了起来:“我哥就让你这么管理他们?”
林嘉音冷漠:“关老师今天还没来。”
关宏宇看了一眼手表,大惊失色的跑进了办公室。
“同志们!”
关宏宇抬脚险些踩到门口一堆的快递,差点毁了自己公司的声誉。
“发生大事了。”
关宏宇关老板一向听风就是雨,刘音穿着件男友款的白衬衫,衣服开着大v领,把独属于女人的自信和魅力,当然了,还有荷尔蒙。
她自己本身就是一家酒吧的老板,晚上去酒吧嗨,上午过来公司打个卡。她算是公司股东,滋润的不行,女a且性格火辣,美女蛇正在给自己补妆:“世界末日了?不怕,姐屯着物资呢。”
刘音总体来说还是个靠谱的人,就是有时候太过于卡通。
关宏宇发现一旁对着四个电脑屏幕使劲的周虎都没抬头,他对于周虎的吸引力还不如周巡的俄罗斯方块游戏和薯片的诱惑大。
关宏宇掐着嗓子道:“关相今天迟到了五分钟,不六分钟,众位爱卿快来帮朕谋划一番。”
刘音的妆不补了,珠光宝气的小盒子往包包里一放:“哎呦,许你一个月迟到三十天,就不许人家关老师偷个懒?”
“这都一年多了,你还不了解我哥呢,还说要追我哥呢?”关宏宇揪着刘音的心思取笑了一番,心里却和明镜似的:他哥哥这人,年纪轻轻就把自己卖给了周家用于争权夺利。他从来没说过,但关宏宇知道关宏峰心里一直有个崇高的目的。
为了这个目的,他一直在奋斗,终于在一年前光荣退休了。
关宏宇土皇帝般的往办公室中央的办公椅上一坐,继续侃大山。
“年纪轻轻就没什么爱好,现在彻底是定了型。你不知道,我哥家除了一条巨丑的肺鱼外,连电视剧都没有一个。之前我带着小饕餮去找他玩,才刚刚六点钟,太阳还高照着呢,他就躺下睡觉了。无聊无趣到了这个地步,我实在想不出,他能为了什么事迟到。难不成真的和周巡搞到一起去了?”
刘音笑眯眯的听他说完,拿桌子上的一支笔指指关宏宇背后:“其实您可以直接问问关老师。”
拿着小汪送来的表彰信的关宏峰正往墙上挂锦旗,看关宏宇回过头来,淡然道:“继续说,我也听听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的。”
“我错了哥,我真的错了。”
关宏宇似乎惊弓之鸟,一上午都忙着捡件和分件,一听关宏峰叫他,二话不说骑上三轮就出去送快递了。那带着汗的背影,活似个被无良企业榨取的农民工,还是最底层的那种。
这关宏峰的问题没有得到答案,他是真的想了解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的这问题。
周舒彤又把报表做的一塌糊涂,虽然这比之前已经好了太多了。
关宏峰刚要开口,周舒彤红了眼圈,关宏峰无奈:“我还没说什么呢。”
“关,唔,关老师,我下次一定好好做——”
关宏峰辗转各个大学,当过不少人的老师,当没有这么娇娇弱弱的omega。或者因为他只教过犯罪心理学和政法学,这两个专业里的omega本来就很少,有的都是被alpha更a的“变异omega”。之后在政坛上更是风声鹤唳,omega个个像是有毒牙的蛇,关宏峰提防他们比提防alpha更厉害。
他都快忘了身娇体软的omega是什么样子了。
关宏峰自己做表最多半小时,给周舒彤返工一个多小时。关宏峰抬起头,周舒彤正在自己的小桌子上给绿植浇水,巴掌大小的盆里开了一朵拇指大小的黄粉花。关宏峰叫了周舒彤,她这才蹦蹦跳跳的跑过来。
“表我做好了,”关宏峰按按自己的眉心:“我还有一个问题。”
周舒彤:“好好好您您您问问问吧。”
关宏峰:“我很可怕么,你怎么紧张成这个样子?”
怎么想,他对待这个小姑娘怎么着也算不上凶残。
周舒彤睁着眼睛说瞎话:“您,您很好,特别好!”
“我想听真话。”
周舒彤又快哭出来:“脸上,刀疤,好可怕。”
刀疤?关宏峰摸摸自己的脸,笑了起来。
“因为某个小没良心的。”
周舒彤看着关宏峰的笑容,果然好变态。
忙碌的上班时间眼看就要结束,关宏峰站起身来,引的办公室所有人注目,所有人都在等他的命令。
“还有半小时。”关宏峰道。
众人发出几声小小的果然如此的叹气声。
“但是,”关宏峰接着道:“反正也忙完了,大家都早点休息吧。”
迟到和早退同时出现几乎是关宏宇的常态,没办法,既要忙公司的事又得照顾宝贝儿子。
但这两种情况同时出现在关宏峰身上,就太不正常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知道刘音在这浓浓的妖气里读到了什么,居然凑过来朝关宏峰打招呼:“峰哥,你有事?”
“你有事?”
刘音立马道:“我想请您吃饭吧,我刚刚在网上看到咱公司附近开了一家餐厅。”
“我有约了。”
刘音有些不满意这个结果,不过关老师一向是高岭之花,釆不到是正常的,这种情况能调戏的到就是赚到。于是她拉低了一些衬衣,散发出一些信息素,纤纤玉手往关宏峰肩膀上一搭:“那就没办法了。”
关宏峰听刘音的口气,以为自己可以全身而退了,不料下一秒刘音凑了过来,往他脸上亲了一口。
关宏峰几十年的人生阅历都没有告诉过他,被一个女人强吻之后该是什么反应,关宏峰先是震惊,在刘音又要贴上来的时候,从位置上跳了起来。
关宏峰:“你!”
“祝你今天愉快,关老师。”
刘音拎起自己的包包风风火火的溜走了。
关宏峰狠狠擦了擦脸,过了好一会才从词库里调出合适的词语:“莫名其妙。”
周巡撒了人出去探消息,不过这事不能操之过急,就算找到金山的毒窝,也得摸摸金山的情况。毕竟他一个习惯在南方“做生意”的,跑到天子脚下,不是找死就是有上家,而且这个上家也不应该是普通级别的上家。
周巡本着顺藤摸瓜的原则,准备钓鱼的时候,市局派的专家来了。
方木把信息汇总了一下,然后吩咐道:“我们只掐金山,但具体时候动手要听我的命令。”
周巡只觉得那里说不出的古怪,不过人家是市局派下来的领导,本事在全国也是排的上号的,周巡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一边把方木伺候好了,一边耐心的等反馈消息。
方木看上去有些神经质,年纪轻轻的也不喜欢笑,周巡和他尬聊了一会就顶不住了,好在这时小汪带着消息回来。
众人迅速集结到会议室开始讨论,周巡为了显示尊敬,专门拿出了自己藏了好久的普洱和铁观音,笑着问方木要那种。
方木什么也没要,然后就见众人一边讨论,方木一边拿出了一盒牛奶,边含着吸管边听案情。
果然自古大才多怪癖。
毒品储藏点最终缩小到了两处,西郊的废旧工厂和东边的破落胡同。周巡因为之前打听到了赵馨诚在那一片出现过,心里就更怀疑东边,方木听后却没有表达观点,只让人分头盯紧。
周巡摸不清楚这小领导的意思,不过为了处好关系,周巡准备大出血一次,请方木搓顿好的。
“中餐还是西餐?”
方木晃晃奶盒:“不用。”
“您不用和我客气,咱见了面可是兄弟,吃一段饭有什么啊。”
方木再三确认牛奶已经喝完了,这才把奶盒扔到一边:“我说不用了,已经有人来送饭了。”
周巡以为是小领导自己订的外卖,正要劝,小汪嘴里叼着半拉披萨,把脑袋伸进了队长办公室。
周巡看他这“猥琐”样子就来气:“滚进来,让人家方警官看到算怎么回事?”
汪苗狠狠咬了一口带着厚厚一层芝士的披萨,道:“师父,来了个人,说是你男朋友。看看,人家给咱支队订的饭。”
方木摊开手:“我就说吧?”
周巡觉得大为古怪,出来办公室就闻见了楼道里的香气。韩彬似乎换了一副新眼镜,这厮又活蹦乱跳着利用披萨汉堡烤翅可乐等垃圾食品成功的干翻了长丰支队一众警员。
“嘿,”周巡大为稀罕,问一旁的方木:“你是怎么知道的?不会你和这家伙串通好的吧?”
“闻到的。”
“嘿,不愧是领导,这鼻子灵的和——”狗鼻子一样。周巡堪堪收住话尾,没说出来。
好在方木也没理他,他倒不觉得自己是外人,往桌子前一坐,自然而然拿了鸡腿就吃。
韩彬本来在分披萨,分了一半见周巡来了,立马从一旁专门取了一盒出来,献宝似的打开举到周巡面前:“宝贝,看看,知道你的口味,专门做的。辣口,肉多,还有小龙虾呢。”
周巡琢磨着怎么把当天的事和韩彬说开,道了一声谢谢拿起就要吃,然后后知后觉的问道:“你从哪知道的我的口味?”
韩彬笑嘻嘻的道:“周叔叔都告诉我了。”
周巡咬了口就辣的直呼坑爹:“他老倒是疼我。”
韩彬连忙拿了杯可乐递给他:“快喝了缓缓。”
周巡边喝边把小汪叫了过来:“汪,好吃么?”
汪苗满嘴流油:“好吃好吃,师娘啊不是,韩先生在哪买的,下次我也要去光顾。”
韩彬高兴的摆摆手,说没关系。
周巡也摆摆手:“正好,问清楚了,给人家韩先生把账结了,算我的。”
“嗨,师父您和韩先生还分彼此呢?”
周巡给小汪脑袋上来了一下:“让你干嘛就干嘛,废话真多。”
正说着呢,支队门被高亚楠打开,高亚楠第一眼就看见了韩彬,只觉得这人说不出的古怪,但她没说。
高亚楠挥挥手里的文件夹:“挺热闹啊?”
韩彬立马要给她也拿一份,高亚楠拒绝了:“中午有约,我就不在支队吃了。周队?”
“啊?”周巡正欣赏高亚楠那没有受到邪恶势力引诱的英姿,直到高亚楠把文件甩他跟前,周巡才哭笑不得道:“是教你和领导说话用拽的?”
高亚楠进入战斗模式,周巡想着把事和韩彬说开了,不方便战斗,连忙道:“去吧去吧,暂时也没什么大事,有事我给您打电话!”
高亚楠一下泄了火,没想到今天这驴主动给她让了道,然后她就更惊讶的看见周巡双手搭在韩彬的背上,推着韩彬走了。
高亚楠出了门就双手合十:“老天爷,你可保佑周巡这个狐狸崽子别被蛇拖走。”
“周巡怎么了?”
关宏峰提着饭盒,正好赶到支队门口。
祷告起作用了。
周巡把韩彬推进办公室,想了想,把脑袋探出来:“都他妈别笑了,给我滚去吃饭,啊不,干活!”
众人这才收敛起八卦又带着几分粉红泡泡的表情,安心吃饭。
周巡教育完小崽子,一扭头,发现韩彬也带着一直相似的笑容:“宝贝,在支队……”韩彬在两人之间比划了下:“……不太好吧。”
周巡算是见识到了,这丫的官二代,想靠一顿午饭(虽然是全支队的午饭)就以为能泡到自己周巡把午饭放下,开始从口袋里往外掏钱,韩彬一下抓住了他的手腕:“真不用,这是我们店里自己做的。今天算是帮我们尝味道了。”
“自己的店?你不是律师么?”周巡想挣脱居然没成功。
“都是为了生活。”韩彬不放手。
周巡冷笑一声,把韩彬的手拍开了:“韩公子,您长我几岁,您也好意思。”
“怎么了?”韩彬还是那副好说话的样子:“用完我就丢?”
“我怎么——”
“你当天可是说我是你男朋友的,现在关老师不在,要反悔?”
周巡发现韩彬也不是全然是个饭桶,他请韩彬坐下,慢吞吞的道:“那说起当日,你也说的是要和我玩玩。”
“那你就更不能扭头就把我踢出局。”
周巡突然疲倦了起来:“好,玩是可以。但早说好,我不知道老爷子许了你什么,但他许你的我给不了你。”
周巡整个人窝进了沙发里:“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么?都不是开玩笑……”
韩彬站起来换到周巡旁边的位置:“我不在乎那个。”
周巡冷笑:“我知道。”
韩彬继续道:“怎么说,你也是算用过我一次的。”他把餐盒拿过来,递给周巡:“你怎么说,也得补偿补偿我吧?”
周巡哈哈一笑:“怎么?我随口说一句你是我男朋友,你难不成还想让我给你操【【—【—■—】—】】一顿?”韩彬就在他的腺体位置上嗅来嗅去,语带笑意:“你的信息素,原来有股甜甜的奶味啊,怎么离了婚没有洗掉这个标记?”
周巡冷眼看着这家伙的动作,心里的某个推测越来越得到了证实。他正要回答,队长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周巡脾气大的不得了:“谁让你不敲门就——”
关宏峰站在门外,看着另一个男人把周巡压沙发上。
周巡:“老关?”
关宏峰一眼不说,把饭桶安安稳稳的放到了桌子上。
周巡这下肯定了,这个确实是关宏峰。他确认身份之后的下一秒,就把韩彬连同餐盒一起推了出去。一块辣口,肉多,还有小龙虾的披萨不偏不倚的砸到了韩彬的大衣上。
就连韩彬深色的大衣上,也挂上了五颜六色的酱汁。
关宏峰犹豫着开口:“你们——”
周巡下意识的想解释,转念一想,叫关宏峰误会不就是自己的目的么?于是他闭了嘴看向韩彬,希望由后者来向关宏峰说明情况。
但韩彬这时侯却讲起礼仪来,他向关宏峰道了歉,然后就跑厕所去处理衣服了。
然后又剩下了周巡和关宏峰。
关宏峰有犹豫了:“你们——”
周巡实在是被关宏峰那个样子急死了,抢白道:“是,我们在支队干这事不好,妨碍工作,有碍观瞻了。我错了,行了么关老师?”
关宏峰看着满地狼藉,居然话锋一转,打开了自己带来的饭盒:“咖喱鸡饭,看情况你应该还饿,趁热吃吧。”
周巡心里颤了下,只觉得这场景无比熟悉。就如同十几年前,关宏峰捡到宿醉胃痛的他,请他吃的那顿饭一样。
同样都是在他犯错之后,同样都是在他被抛弃无人理睬的时候。那时,周巡满心都是:我可以得救了,这个人可以救我。
现在周巡是不再指望关宏峰了。
周巡默默的开始吃饭,关宏峰则到了桌子前,看了一眼桌面就猜到了周巡没有好好吃药。
“不急,慢慢吃,吃完我再盯着你把药吃了。”
周巡抱着饭碗,口味虽然不是他喜欢的,但老关的手艺是越来越好,连白菜叶子他也吃的香。
还有就是,韩彬的变态辣披萨太有毒了。
关宏峰刚好看了一眼一地的残骸。
“喜欢吃辣也别点怎么辣的,忘记自己还生着病了?”
周巡忍不住还嘴:“不是我订的,是韩彬丫的自己送来的。”
提到韩彬,周巡明显感觉关宏峰想说什么,但关宏峰也只是去拿了垃圾桶来,一点一点的帮周巡搞办公室卫生。
“老关,”周巡吃了掉了最后一块土豆,开始喝汤:“你有话直说。”
关宏峰擦了擦手,看向他。
周巡不紧不慢的说出了后一句:“反正我也不一定听。”
关宏峰还是没有生气:“没什么话,可能是我当老师的爱教育人的老毛病又犯了吧。”
周巡没有挨当头一刀,反而有些不自在。
况且人老关不止给他送饭,还叮嘱着他吃药,还给打扫卫生。要知道这些事,当年可没人敢让他干。听着他这服软的口气,周巡心里泛酸。
“韩彬有问题,我心里清楚。”周巡打算给关宏峰交个底。
“你清楚?”那还和韩彬纠缠不休?关宏峰一下子想到了周巡当年追自己的光景。
“当然了,”老爷子当年可以因为我一句话就要锻炼我的意志,给我灌了两个星期牛奶的人。他又怎么知道我的口味呢?再者说,连小汪都看出来了,韩家那个最小的女儿和我有九分相似,这再没有问题才是见了鬼呢。”
关宏峰听他完,一屁股坐了过来:“你从来没跟我说过。”
“我这不是还不能确定韩彬他想干嘛么?”
“我是说,牛奶的事。”
“牛奶?什么牛奶,那不是重点啊喂。”
“你过去的事,你从来没和我说过。包括我们还没离婚之前。”
“额,那都是几辈子之前的事了,我自己都忘了,”周巡显然对已经空掉的保温桶产生了兴趣:“我们不是聊那个傻缺官二代么?”
倒是叫的亲切。
关宏峰直到这刻才发现,十五年间周巡很少和他谈家庭。在关宏峰的记忆里,周巡和周父的关系也很单薄,基本上周巡想见周部长都得打报告。只有母亲,周巡更是从未提及过一次。
“好,谈韩彬,”关宏峰就坐在周巡身侧,大腿总是若有若无的蹭到周巡,他帮周巡拿过药,晾了水才道:“你知道他有问题,你还和他交往?”这果然是周巡的恋爱作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周巡心道,我也不想啊,周巡只道:“是老周看上他了。”
为了防止之后还有相亲,他还准备再用一阵韩彬这挡箭牌呢。
关宏峰递过药来,周巡一口吞了药才又继续道:“我结过一次婚,又天生没有生育能力,脾气不好,工作特殊,搭配给韩彬这个疑点重重的家伙,或许正合适。”
“周巡,”关宏峰有些听不下去了:“你很好,过去和现在都是,你为什么不按照你的心意来呢,就像当年你选择我那样?”
周巡本意想嘲笑一声关宏峰在这件事上的单纯,把水杯还给关宏峰的时候却发现关宏峰的袖口上粘着些什么,顿时感觉自己脖子上的关宏峰的标记又胀痛了起来。
“关老师这是,自己另觅新欢,所以来指导我?”
关宏峰明明看到周巡冷笑了一声。
周巡不顾关宏峰的惊诧,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支烟:“可你别忘了,当时可是我把你给踹了的?”
关宏峰皱起眉来,周巡耳后腺体烧的他难受,他连忙伸手去挠,关宏峰想帮他,被周巡推到了一边。
关宏峰被推开还是又凑了上来,耐着心哄:“别闹小孩子脾气。”
周巡这团火立马就安静了下来,在关宏峰面前他总是装不了多长时间的。
就这时,方木敲了敲门,很规矩的没有进到办公室,只是客客气气的问:“周队,我有事想和您谈谈。”
关宏峰看着不知道怎么就闹脾气的周巡和门外忙着谈工作的方木,想到周巡这狐狸崽子比谁都聪明,还是决定自己先离开一下让周巡理解理解比较好。
“您的身体自己注意一下,既然要谈工作,我就先走了。”
关宏峰拿起保温桶,打开门就走,走前还不忘把方木让进办公室。
方木进了办公室就把门反锁了起来,周巡如梦方醒要去追人,开门硬是忘记了开锁。
方木:“周队,您怎么了?”
周巡这才停止了破坏门把手的行为,拍拍脸,挤出笑来:“缺觉,脑子有点乱。您刚刚说谈什么事?”
关宏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路腿着,到了只对面门口看见韩彬居然正靠着自己的跑车在抽烟。
关宏峰停下来脚步,韩彬的手腕露出来一节,黑色的纹身衍生了出来,像黑雾一样笼罩着他。
韩彬把烟卷咬住并不急抽,反而在身上要摸一根给关宏峰,关宏峰拒绝了。
韩彬这才把烟收了起来,态度颇为亲密:“关老师一个人?我开车送您回去吧,也快到工作时间了。”
关宏峰道了一声感谢就上了车。
韩彬载关宏峰,就是朝着着周巡去的,所以他找话题的时候立马就提到了周巡:“我听说周巡最敬佩的老师就是您。”
关宏峰想这人连周巡的口味都打听到了,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和周巡的关系呢。
韩彬又道:“我才刚刚和周巡相处,懂的不多,这些事还是要问问您这些长辈。”
关宏峰被针扎了下,这才开口:“韩公子,说起来韩教授确实是我的长辈。但论年龄的话,你我差不多,说长辈就太抬举我了。”
韩彬连说“客气”,本来路就不远,眨眼就到了。关宏峰解了安全带,却并没有立即下车。
“韩彬。”
韩彬立马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在下不才,在绿藤政法当过几年老师,对于绿藤韩家还是有些了解的。自五年前韩教授转职来到津港,韩家少爷就神秘消失。五年之中,了无音讯,但就在几天前,他突然就出现在了津港,并且在和我最喜欢的徒弟谈恋爱。”
韩彬听了这话,脸上还是堆笑:“我只是出津远游,并非失踪,也不算神秘。”
“也许吧,但韩公子如果说这次不是为了周巡,恐怕没人相信。”
“我确实是为了周巡,”韩彬坦坦荡荡:“”父亲为我配了这门婚,我自然要回来看看对象。”
“倒是您啊关老师,您都已经和周巡离婚了,还这么关心他?”
明明都离婚了为什么还操心周巡的事,这话关宏峰最近被问了太多次了,他的耳朵都快磨出出茧子了。关宏峰不想和韩彬多说什么,反而极其认真的道:“我知道有些事我不该多说,但是我不得不说。你要是认准了周巡,就得对他好,结婚以后更要如此。”
关宏峰拉开车门要下车,韩彬突然道:“关老师这么正人君子么?心爱的人说让出去就让出去了?”
这挑衅意味就太明显了,关宏峰闻言一笑:“想多了,韩公子,您也说我们已经离婚了。”
韩彬脸上的嚣张吃醋了两秒,他突然道:“周巡刚刚生气了吧?”
他指指关宏峰,又指指自己的袖口。
关宏峰低头这才发现袖子上沾着一大块红色的口红印。他中午随手擦了擦,没太在意。但联想到周巡刚刚的情绪大转折,关宏峰明白了过来。
他看向韩彬,韩彬却已进摇上玻璃,把车子开走了。
夏日午后燥热的天气里,关宏峰只觉得眼前一片浓雾——属于韩彬的迷雾。

评论(1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