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吹的小号

收拾行囊,随时,准备上路

破镜重圆,爱圆不圆【二】

小汪是被逼着过来给老虎拔胡子的。
周巡就是那只老虎,老虎在睡觉。
他确实辛苦,大案结案,他却来不及休假,昨天回到家就睡了整整八个小时。但不知是不是睡觉姿势不对,八个小时醒过来反而身心俱疲。这直接导致了他在上午的工作效率极低。
周巡本来还能坚持,拉开抽屉才发现前几天压力大的时候把烟卷和零食都消耗干净了。于是周巡就心安理得的趴下,决定小小休息一下。
这次他睡的姿势就更不对了,小汪叫了两声见他没反应,过来拍了拍周巡才清醒过来。
“怎么……了?”周巡在第二个字和第三个子之前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师傅,大案。”
津港作为超级大城兼毗邻海洋,不折不扣是个交通枢纽,政治经济文化繁荣发展。导游词上是这么说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只是有一点,津港的繁荣是真,灰色地带也是真的。
最初接到线人的消息,只是有人走私了一批违规诱导剂。这其实比较常见,普通诱导剂需要到医院开具处方单,实行主治医师负责制。诱导剂作为ao顺利孕育子嗣的重要辅助,对于绝大多数o和少部分a有着促进发情的作用。一些案例中,甚至被用迷药使用。omega一旦在被诱导的情况下被标记,极少数会选择用法律武器接近问题。就这么认了命,一辈绑在一个陌生人旁边。
周巡作为全国百分之五的omega人群中的一员,对于这个案子就更多了几分关注。
周巡觉得诱导剂的研发销售就是大bug,高亚楠则理智的表示异常omega闭嘴。
结果等撒出去的人回来,直接从药品走私变成了毒品走私。
周巡吸溜了两口粉就给市局打报告去了。
小事不断,大事还不能办。断烟断食的周巡死了一半,整个下午都无精打采的。
临近下班了,印着“宏宇物流”的三轮车开到了支队门口。周巡正无聊,看到送快递的人之后拔腿就往大门口跑。
周巡快到达目的地之后,猛的停了下来,忍着喘吸道:“老关?”
那人一笑,眉目全是些小得意:“嘿,是我,嫂子。”
周巡顿时兴致全无:“你怎么来了?找亚楠啊,奥,我去给你找。”
关宏宇看着周巡用退休老大爷吃完晚饭遛弯的速度移动回了楼上,周巡拍拍法医科的门:“亚楠,你男人找你来了,去看看。”
走了周大爷,一会高大爷下来了。当然了,高法医是女omega,这个“大爷”说的不是性别而是态度。
高法医冷艳高贵了几十年,关宏宇反而像个小娇妻般的抱怨:“亚楠,你见到我咋就不激动呢?你看看周巡,刚刚以为我是我哥,跑的那个快啊。”
高亚楠:“一天到晚的在我面前晃,不烦你就不错了。你当我和周巡一样,几百年没见过荤腥了。有事么,过来?”
关宏宇却不提正事,只絮絮叨叨说了半天自家儿子饕餮的事。关饕餮小朋友今年一岁多一点,妈妈工作特殊,忙的照顾不了,日常全是关宏宇一把鼻涕一把尿的拉扯着,关宏宇也切切实实的体会了一回当年他哥哥的操心程度。
最后关宏宇才把几个快递拿了出来,上面写的收件人就是周巡。
高法医撇嘴:“你刚刚怎么不给他?”
关宏宇也苦恼:“他就看了我一眼,发现不是我哥,扭头就走了。我也拦不住啊。”
高亚楠上下大量了一眼关宏宇,不禁奇怪:“我真的不懂,你们兄弟俩那那都一样,他怎么就那么喜欢你哥,这么烦你呢?”
关宏宇被嫌弃了也不生气,自己老婆稀罕自己就成了。至于周巡那个驴脾气,他还是关宏宇嫂子的时候两个人就不对付。现在关宏峰离婚了,两个人的关系总算缓和了一些。
两人蜜里调油了一会,高法医晚上还有班,拿着周巡的快递要回支队,结果快递没搬起来,差点闪着腰。
高法医再去看快递盒子,上面写着花体的“三只仓鼠”字样,旁边印着三个圆滚滚的仓鼠。
高亚楠算是见识到了,周巡屯零食的数量让她都不禁怀疑明天就要闹饥荒了。
“我怀疑这是个阴谋。”高亚楠其实也没自己动手,最后都被小汪干了。但她还是在周巡的办公室不厌其烦的表达着抗议。
“我不是腰不好嘛,你体谅一下。”周巡一边穿夹克一边道。
“你要出去?”
“嗯,跟人约好了。”
高亚楠眼中闪过八卦的色彩:“男朋友?”
周巡无语:“亚楠,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就不能是和女朋友么?”
高亚楠撕开零食,边嚼边道:“我可听宏宇他哥说了啊,周部给你介绍的新朋友是男的。咋的了,还瞒着不让我们知道?”
周巡发现自己还真的不了解关宏峰,印象中他明明不是会多嘴的人,不然老周也不会那么轻易就相中了他。周巡记得政改最激烈的时候,他也能岿然不动,外面吵翻了天 他回家照样倒头就睡,挥手拂袖间灰飞烟灭。
果然,环境影响性格,估计是和关宏宇这个二货待久了。
津港最乱的街,聚集着各类无业人员,灰色分子,他们这些人几乎没有什么法律观念,弱肉强食里偶尔遇到那么一两个讲理的,讲的还是中国古代朴素的道义观。和这些人打交道不能讲大道理,终要的是人群和利益。
周巡开车时消灭了一包猪肉脯,可是还是饿,他忙着处理那状案子一天都没太吃东西。
路边有家面馆,招牌烂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快被黑色油污覆盖没了。周巡看了半天,愣是没看出面馆叫啥名字。
周巡进去要了一碗面,在五颜六色的单子上看到了小店的名字:大唐宫。
就这名字,大唐愿意么?
周巡在等面,也是在等人。面还没有上,人却已经来了。
在他手里的众多特勤里,幺鸡觉得算不上老实的。他这人生的眼睛小,鼻梁塌陷,嘴巴却失去比例般的大,天不方地不圆的,是典型的贼眉鼠眼的贼样。不知是那个缺心眼的发型师给他染了半头黄毛,搭配上盗版的一身名牌,要多碍眼有多碍眼。
他过来就和周巡问好,得了周巡的默许才拖了椅子坐到周巡旁边,嘿嘿笑着给周巡递烟,态度不可谓不谦恭。
周巡接了烟就抽,也不和他客气:“我拖你查的人怎么样了?”
“哎呀,巡哥,就知道您问这事。我问了整个东西城区的人,大家都说没见过。”
“老子给你的钱都让你打了水漂,我拜托鸡哥您上点心行么?”
赵馨诚几个月之前失踪了,周巡向市局请示多次 市局的态度却很冷淡。周巡品出了这其中别有意味,旁人他可以放着不管,但事关老赵他也只能出此下策。
结果过了这么久,还是了无音讯。
周巡心里其实是有准备的,他又从钱包里拿出一把票子,塞给幺鸡。
幺鸡见了票子两眼就放出光彩来,拿了就忘衣服里塞,边塞边道:“巡哥,你要找的那人我打听了,说是最近在东边出现过。据说是跟着外面来的客商跑生意。”
“客商?怕是买的东西不一般吧,具体是干嘛的?”
“这我那知道啊……”
幺鸡不出声了,周巡静静看着他。
周巡又抽了几张出来:“那好吧,问你另外一个事。金山知道么?”
幺鸡猛的抬起了头,惊讶的看着周巡,就差把周巡脸上看出一朵花了。
周巡奇怪不已:“你——”周巡禁声了,他感觉到自己许久没有用过的器官在隐隐作痛,满肚子针扎似的疼,疼完是酸,酸完周巡整个人就红透了。
他头上流下汗来,汗留进了眼里,时间都变得模模糊糊起来。
周巡猛的站了起来,在旁边拿了凉茶水就浇到了自己脸上。
“幺鸡,”周巡拿起烟灰缸砸到了幺鸡面前:“你给我等着啊。”
长腿在过道上绊了一下,周巡硬撑着没吭声,他憋着一口气想坚持到出来门。这太乱了,如果在这发情后果不堪设想。
短短几步路,现在却变得无比漫长。
周巡一边走一边把手伸到口袋里给队里发信息,他寄希望于小汪他们能快点到,他没有到可以为了一次收集情报就把自己给卖了的地步。
腰被人双手环住,周巡那里的伤只有下雨才会痛,但现在被摸到也是立马就回身给了那人一拳。
拳头照样狠厉,但幺鸡身为一个beta,嗅觉虽不发达却也不差,他硬生生被打出了一口血,还是不怕死的靠过来:“巡哥,你真好闻。”
周巡挣扎不脱,还在坚持口头教育:“你现在放开我,老子放你一条活路。”
一支烟的量,按理来说实在不算大。但不知是不是周巡体质的原因,抗药性太差又没有吃饭,刚刚还能让幺鸡挂彩,现在就开始手脚发软了。
小小的面馆中没几个人,其中的好人就更少了。周巡用余光开了一眼四下,除了小部分安安静静装鹌鹑的,大部分都朝他这望过来,脸上带着或惊诧或猥琐的笑容。
总之不会有人帮他。
周巡从一旁桌子上摸过来一把啤酒起子,幺鸡还挂在他身上,往他脖子上嗅:“巡哥,我,我老早就喜欢你,你就让我这一次,就一次。你好甜啊,太甜了——”
他无意识的喃喃自语,周巡都不知道自己的味道原来连beta都喜欢。
幺鸡拉开他脖子上黑色的omega腺体保护套,这种标配本来就是一种贴合皮肤的极薄布料,周巡这条还是黑色。幺鸡以为破坏掉它很困难,不料原本该牢牢保护腺体的布料被他略微用力就被剥到了一边,幺鸡大喜过望,大喜之后他却呆住了。
周巡趁着这个时间,把起子往他牢牢抓着自己的手指头上一别,周巡就把自己“起”了下来。十指连心,幺鸡惨叫一声松了手,周巡锃光瓦亮的皮鞋狠狠踹到了幺鸡胸口上,只把他踹出去几步远,但是这时服务员刚刚好把周巡的面端了过来,红油辣子浇了幺鸡一脑门。
看着幺鸡捂着眼睛满地打滚,周巡颤抖着呼出一口气:可惜了他的晚饭。
周巡打算继续走,他自己也能闻见自己的味道了,又甜又腻,周巡最是不喜欢。倒是甜腻里夹杂着一股酒味,淡淡的,却叫周巡安心。
周巡知道这是一种不正确的条件反射,于是稍稍一愣,闪身就给了那人两腿间一脚。
被踹到的关宏峰:“!”
转过头才看清人的周巡:“!”
一旁的关宏峰司机兼吃瓜群众关宏宇:“哈哈哈。”
“哈什么哈,过来帮忙。”
周巡这一脚是不轻不重的,偏偏关宏峰闻带他那味就起了反应,现在腿还有点颤。关宏宇立马不笑了:“这不方便吧哥,回头再让亚楠闻到我身上有其他人的味,还不得阉了我。”
“你麻利的过来,”关宏峰手里拎着周巡的一只手腕,就要交给关宏宇:“队里有档案,亚楠一定是知道的。”
关宏宇看他哥真的急了,立马一脸正直起来。毕竟这怎么说也是他原本的嫂子,饺子能随便吃,嫂子可不能对待。
关宏峰把人交给他还十分不放心,关宏宇不禁露出来一个大白眼。关宏峰还想盯着,只是周巡的药劲翻涌了上来,容不得多想了,关宏峰拿了钥匙去开车。关宏宇摸到周巡,周巡在他四周闻了闻,皱起眉毛嘟囔起来。关宏宇凑近想听清楚,周巡兜手给他一巴掌。
关宏宇被打笑了:“你咋睡着了还这么能折腾呢?你乖点啊,别搞我啊。”
周巡脑子有点烧糊涂了,恍惚里以为关宏峰在,但身边的人凑近了发现不是关宏峰。
“味道,味道不对……”
关宏宇心里道您这鼻子是真厉害,双胞胎的外貌和第二性征完全一致,只有基因和信息素会略有不同,经过专业仪器的大量测试才能分辨。这周巡,狗鼻子么?
关宏宇真吐槽着呢,关宏峰把车开了过来,不由分说就把周巡抱在怀里,问责关宏宇:“您刚刚干嘛了……”
他看见了关宏宇脸上的痕迹,一脸愤怒。
关宏宇都想一甩手走了,这叫个什么事,你们夫妻腻腻歪歪的事能不老是误伤我么?
“干嘛去?”关宏峰吼道:“去开车,送周巡去医院。”
诱导剂倒是没什么,反而是其中加的料毕竟难办。医生检查完就用一种严厉的口气教育关宏峰:“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玩起来就没有分寸。这是违法知道么你这个alpha是怎么搞的?病人的身体原本就不好,你再使用这种诱导剂会造成严重后果的。”
关宏峰自动过滤了医生话里的攻击意味,反而焦急的问:“会有什么后果?”
“哟,现在知道后悔了?”医生话里都是刺:“我真该直接联系omega保护协会。病人有旧伤,生殖腔本来就有损坏,生理激素混乱。大量使用诱发剂进行强制发情可能造成他生殖系统的不可逆转伤害。”
“他不是只沾了一点么?”
“怎么,非得等用多了才后悔?”医生在药单上龙飞凤舞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是不多,但是浓度毕竟高,再加上你给他吸了那玩意,先吃着药看看情况吧。”
关宏峰看了一眼药单,皱起眉头,还是结巴:“但是,大夫,这些药能,让他现在就安稳下来?”
急诊室外有信息素屏蔽图层,医生自带了过滤器,可怜关宏峰一个纯粹且强大的ahpla就这么闻着周巡身上浓厚的求欢味道,还得询问周巡的病情。
“这是调理他身体的,至于他现在这样……”医生看了关宏峰一眼:“你们回家自己解决。”
关宏峰睁大了眼睛:“解决?怎么解决,我和他不是……”
医生就没见过这么过分的:“怎么了?知道人家身体不好就不管了,别忘了你,你的标记可还在人家身上呢。”
关宏峰想解释两个人已经离婚了,周巡也应该把标记洗掉了,怎么可能……
电光火石见关宏峰想到了什么,他低头去看周巡,周巡的外套被关宏峰解了下来,但依然无法抑制住在病床上挣扎,满头满身都是汗。
关宏峰当即动手,把周巡脖子上过于显眼的保护罩拆了下来,周巡的后颈上,他们新婚夜咬上去的牙印还好好的留在那。
“你今天没在前厅敬酒。”
关宏峰把新郎礼服的领带解开,却不抽下来,绸缎的领带搭在他的脖子上,给清心寡欲的关教授增加了几分雅痞的气质。
周巡知道自己不该在大婚就放了他鸽子,但一想到婚礼之后两人就得坦诚相待,他还是心虚。
关宏峰自知木纳的很,周巡也不知道怎么就看上他,周父来见关宏峰的时候本也没没抱多大希望。
只是万万没想到他们这一折戏,正是书生有意攀附权贵,那高门大户的贵公子就为他搭起了攀云梯。
关宏峰还是把外套脱了,周父要排面,连衬衣都是老老实实的三件套,价格不菲却不如关宏峰自己气球的风衣舒服。
“是我做了什么让周少不开心?”
周巡喝酒撞胆,搞的满脸通红(后来周巡在圈里混迹开了,也就没有这个毛病了),踟蹰良久才猛的扑倒了关宏峰。
关宏峰枕着周家的喜被,鲜红鲜红的,周巡看在眼里,眼角也红了。
“别那么叫我,”周巡一颗一颗的解开自己的衬衣:“我真的,很喜欢你。”
关宏峰本以为周巡反悔了,如果真是他一时兴起,自己这遭算什么。周巡开口前,乃至被扑到床上,关宏峰都在想怎么留下。留下,他才能更近一步,看到高处的风景,并最终改变规则。
然而周巡直白的话,却叫他有些受不起。
他的手在周巡的腰上摸了摸,然后握住了用力一番身,周家的繁华还是最衬周公子,周巡被关宏峰压的喘不上气。
关宏峰实在不是个喜欢花里胡哨的人,他在骨子里,还有点为人师表的矜持,就一个姿势凭借本能行动,周巡初夜绽放,被关宏峰一口咬的浑身酥麻。
关宏峰一直以为,十五年里虽没有爱情,但也算是相敬如宾。
周巡只晕了4个小时不到,这时间里关宏峰带他看了医生,帮他安抚了支队,甚至专门跑到支队给幺鸡两腿间来了一脚。关宏峰连轴一样的忙,似乎有回到叱咤风云的日子里,好在没有错过周巡醒来的时间。
周巡起床气破大,他抓了一把鸡窝头,嗓子破锣一样还要骂人:“我操幺鸡这龟儿子。”
关宏峰道:“我已经收拾过他了。”
周巡摸着床沿坐了起来,眨眨睁不开的眼:“谢谢了啊兄弟。”
关宏峰淡淡道:“不客气。”
周巡似乎这才回忆起这声音,立马眯起眼睛要看,结果被关宏峰拿一杯水挡住了视线。
周巡咕嘟咕嘟两口就喝完了。
他想起来了,似乎是见过关宏峰出现在旧街那,他以为是自己烧糊涂了,怎么原来是真的。
关宏峰问他:“还喝么?”
周巡摇摇头,眼珠一转就发现这里既不是支队也不是他自己租的公寓,他组织了一番语言才道:“这里,是关老师家啊?”
关宏峰点点头,又报了一个地址,说房子是用关宏宇的名义买的。
周巡在心里记下了,关宏峰看他似乎是清醒了,就把诊断单和药方拿出来给他。
“你的情况,还是要你自己做主。”
关宏峰有些紧张,他私自决定帮周巡拿了一些抑制剂并帮他注射了,如果不是周巡叫不醒,情况又紧急,他还是会遵循周巡的意思的。
不料周巡这个没心没肺的,胡乱看累了两眼就要下床。
关宏峰:“干嘛去?”
周巡把自己的身体情况折了几下就塞到了药袋里,摇摇晃晃的找手机。
关宏峰又问了一遍:“找什么?”
“手机,我和小汪联系一下,幺鸡这小子——”
关宏峰道:“进去了,估计没几年出不来。”
周巡虽然只是注射了抑制剂,但腰酸背痛腿抽筋,闻言皱起了脸:“我手上线人就没几个。”
“咬过人的狗不能留。”
关宏峰把两张单子又抽了出来,准备和周巡好好聊聊。
周巡听关宏峰这话里带着煞气,好笑:“关老师,这又不是玩政治。”
“但我应该干了,你坐下,我们谈谈你的身体状况。”
周巡这才坐回床上,但一坐下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大腿根凉嗖嗖的,仔细一看,他穿的可不是今天早上在家换上的内裤。关宏峰看到周巡盯着自己的两腿之间,咳了两声,解释道:“你的,嗯,湿了。这条我没,买小了,就给你换了。”
呵呵呵,你这小一号的穿我身上还大呢,特别是某个重要部位,有满满一大包。周巡不得不感叹一句,关老师身体是真的好。
“没什么好讨论的,”周巡把视线移到关宏峰脸上:“反正我本来也不算好。等过一阵,过一阵我就去做个手术,把生殖腔什么的切了,当个beta也挺好的——”
关宏峰森森的看着周巡,尽管周巡越发成熟,但对于关宏峰的驯服却是刻进骨子里的,被关宏峰这么盯着他还真的有点发虚。
周巡不敢回瞪,只能转移话题:“那个,我——”
“你要查诱发剂走私案么?我有线索。”关宏峰打断周巡,然后恶狠狠的威胁道:“不许去做那个伤害身体的手术!”
周巡愣是半天没说话,这下关宏峰动摇了,周巡吞吞口水,鼓起勇气道:“大佬,我饿了。”
废话,老子还没吃晚饭啊。

评论(37)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