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吹的小号

收拾行囊,随时,准备上路

绿洲

我和 @贺兰缺 约定的文,因为抽到了长安李白,又因为看了头号玩家,所以有了这堆产物。事实证明,我果然适合写段子……
不好看,别怀疑,我就是为了骗我兰产粮而已

设定上,是头号玩家au+一点全职高手的设定

梗概:周巡在等自己在游戏里那个消失的那个倒霉师父,好久之后,被他遇到了游戏id“房遗爱”的剑客

第一关
今天晚上“唐球”有场比赛,周巡刚刚上班,带上VR眼镜就进入了绿洲游戏。
绿洲是2049年最伟大的发明,但随着开发者的逝世,留下了三把钥匙在游戏之中,据说得到就可以继承绿洲,获得500亿的奖金,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不过周巡并不是专业的彩蛋猎人,他自称并不喜欢游戏,但却是现在全球积分榜上前一百的玩家。
他十几年前就想过注销游戏,但因为某些原因留了下来,从电竞队里的“毒瘤”一步步爬到了队长的位置。
你要是问他原因,他会回答你,他想在游戏里找一个人。
这种说法太浪漫主义了,没人信。
但确实是真的,周巡想。
唐球算是绿洲开设最早的中国风元素游戏区,什么“击鼓传花”“投壶”“行酒令”等等,宏大的模型搭出的是盛唐模样,不过还是以动脑子的益智游戏为主。
今日却难得有竞技赛在这举办。说到游戏升级,比起耐心经营个几十年,不如大佬带飞,竞技场上打一架,经验和金币来的最快。
周巡这样的老玩家其实已经不需要再靠这种手段升级了,这不是身边刚刚来了只小兔子。小兔子是真的小兔子,就像周巡的角色是猫化兽人一样。小兔子真名周舒彤,角色名称“爱吃萝卜爱吃菜”,是兔兽人,和周巡一样,脑袋上顶着俩耳朵。
当然,周巡自然不是因为对方也是兽人才带飞的,只因为这小姑娘是团队刘副队的独女,他想在团队里混还是不得不做些妥协的。
周巡化成一只巨大的猫跑过长安的街,街上的行人连忙避让,黄色的猫身一闪而过,使得路两边挂着的宫灯不住摇晃,连带着宫灯下拴着的银铃相撞乱响。
这是他的第二形态,速度比人形快,可以作坐骑,除了不能使用道具之外也不会削弱武力值。
周巡一跃,飞上了一座楼,只见那楼上挂着一块“花萼相辉楼”的匾,便知自己到了目的地。
周巡“喵”了一声,化回人形,打开通讯显示屏,发现“爱吃萝卜爱吃菜”就在附近。周巡再度化成兽态,不一会就叼了一个带着兔子耳朵的女性角色回来。
爱吃萝卜爱吃菜:你你你,你不要过来啊?
周巡喵回了人形:是我。
周舒彤刚刚才玩着游戏没了连天,级数没升多少,死了八百回了。
她见是周巡,就差激动的落下泪来了:周队,周队!
周巡打开显示屏查自己约的其他人,发现赵馨诚居然还在其他星球玩打地鼠呢。
“嘿嘿,”周巡拍拍自己的显示屏,屏幕上立马出现了赵馨诚的角色人物脸。
周巡和赵馨诚是大学同学,彼此现实生活就认识。
但和周巡的兽人不同,赵馨诚的角色是经典游戏里的库丘林,两把长枪舞的虎虎生威。
“啊?老周啊?”赵馨诚掷出去一柄红枪,瞬间扎透了一头巨大的地鼠,地鼠嘶吼着化作了金币涌向赵馨诚。
赵馨诚用金枪收了金币,才继续通讯:“怎么了老周?”
“怎么了,你是不是忘了花萼相辉楼的比赛了?”
赵馨诚嘻嘻哈哈:“别急啊,我这还有两只地鼠就通关了。”
周巡能不急么:“你从一百区赶过来来少说半个小时,到时候别说竞赛,三颗彩蛋都找到了。”
赵馨诚听到三颗彩蛋,不由笑了:“那感情好,绿洲就有新主人了。好了,不开玩笑了,给你介绍一下,我朋友。”
镜头转向远处,周巡看到一个黑衣长袍的角色正站在地鼠的脑门子上怼地鼠。
“看到没,魔法师,他会传送法阵。最多一分钟,我就到大唐了。”
周巡不理会赵馨诚口气里的洋洋得意,好心提醒他:“你再不过去,他就要死了。”
“卧槽,彬?老周我先挂了啊,一会再说啊。”
显示屏一下暗了,又立马恢复了正常,但已经没有了库丘林的帅脸。
周巡扶额。
周舒彤倒是完全不急,她第一次来唐球,金币都用来买了服装,挂饰,还做了个小兔子灯笼提着。
她高兴的和周巡讲,周巡心里觉得她败家,嘴上却还只能夸这孩子。
五分钟后,周巡眼看一个法阵落在不远处,蓝色的英雄和黑色的法师出现了。
周巡这才看清楚法师的名字:木棍?
那法师的角色,脸上戴面具,解释道:是林昆。
周巡连声抱歉,近了就更能看清一些数据,登时就把赵馨诚提到一旁私聊:什么情况?
赵馨诚也老大个不满:我还要问你什么情况呢?把兄弟拉出来就为了徇私?
周巡忽悠他:人家姑娘是奶妈,奶妈级别不用太高的,会奶就行。我说,你这位法师朋友,我怎么看不到他的级别?
看到他脸上的面具了没?绿洲限量发行,谎言面具,可以隐藏或者修改自己的用户信息。
周巡听说过这玩意,全绿洲超不过十个,这么面具甚至可以捏脸,达到易容的效果。
赵馨诚继续嘚瑟:厉害不?
周巡捧场:牛逼,牛逼大发了。
四人这便要进场,周巡的通讯机叫了起来,高亚楠不知怎的,留言说来不了了。这位大仙能力出众,脾气火爆,周巡拉了老脸才请她帮忙带妹。结果人家说不来就不来了。
赵馨诚:这咋整?
说话间四人了来到了楼阁第一层,建设的以玩乐为主,到处都是古时风貌,圆桌上,一妹子正跳胡旋舞呢。
周巡从显示屏里抓出一张邀请函,翻身跳上桌面就与那姑娘共舞起来。
转了两圈,姑娘率先发问:你嫩啥赖?
清秀的脸配上河南梆子口音,待在在绿洲的十五年,周巡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太年轻。
周巡道:请姑娘帮我一忙……
话未说完,他猛的将姑娘的腰拉过,急促一转,虚拟的邀请函飞了出去,正落在一人身上。
周巡一怕姑娘怪罪,二怕自己的队友跑了,翻过桌子,朝那人扑了过去。
岂料地上甚滑,周巡直接撞到了那人怀里。
那人做剑客打扮,角色服装华美,腰间一把橙武剑,下意识的就揽着了周巡的腰。
那份虚拟的信函还插在他的发冠里。
周巡双腿岔开,坐在男人腿上,因着近几年游戏设备升级(尤其是在模拟触觉方面),他只觉得这场面无比真实。
男人的第一反应,他抓了抓周巡的猫耳朵。
周巡险些挠他:放开,我再找人就是了——
叮,房遗爱同意组队。
赵馨诚和周舒彤笑抽了过去,林昆却认真的道:这个名字有些意思。
周巡咬牙切齿道:那我的队友,能松手了么?
怎么还抱起来个没完了?
那人这才松手,仔细一看,此人面如满月,眼睛大而圆,身材修长,沉默不语时也让人觉得好看。
周巡默默感叹:看看人家建的模,捏的脸。
那剑客话不多,四人临时组队怎么也要问候一下,他却只会几个“嗯”“可以”“没问题”。
周巡带队训练的时候就怕这种队员,啥也不懂还啥也不问。闷葫芦,比刺头难处理的多。
赵馨诚不管这个,提枪上台之前还换了身黑色盔甲,肩膀上系着鲜红的袍子。
在中国区使用古风道具确实有加持,但那法师却还是不得不吐槽一句:霸王甲?小心你过不了乌江。
周巡好笑,这是几百年前的典故了吧?
比试开始,众人面前的酒楼从中间一分为二,空间折叠之后,变成了巨大的演武场。
周巡将那兔子和那剑客都拍了一下。
“小兔子跟在那边的俩帅哥后面,捡装备为主,偶尔奶一下就行,二狗皮实着呢。至于你,你跟着我——”
话还没说完,剑客抽剑,潇洒的飞起,朝着那对面队伍里最高大的哥斯拉就砍了过去。
周巡有些惊讶,莫非这还是个人物?
下一秒,哥斯拉一个尾巴,剑客飞跃了大半个竞技场,眼看就要掉下擂台去。
周巡心里骂了句,立马化为第二形态,用尾巴尖把人捞了上来。
唐宫竞技场规则:掉下擂台,直接淘汰。
周巡也不变回原型,把剑客放回台上,就朝那剑客喊道:大哥,咱技术也是不好能不瞎冲锋么?
那剑客沉默不语,看表情,整个人都还在震惊之中。
周巡头大,又把兔子捞过来:愣着干嘛呢,加血啊,还像不像升级了?
言罢,巨猫冲那怪兽嘶吼一声,开始了实打实的肉搏战。
赵馨诚一枪挑掉一人,见周巡干劲十足,不想被比下去,于是将金枪也抽了出来,大喊了一声:彬!
显然是在喊那法师。
法师吟唱需要时间,可他话音刚落,一张黄色符纸从他袖口飘出,粘上了赵馨诚的后背。
原来他就开始准备了。
赵馨诚武力值大增,一枪便将一玩家扎了个对穿,他酣畅淋漓,不由道:干他娘的!
那法师发出笑声。
赵馨诚双枪一扫,大杀四方。
赵馨诚和周巡都是世界范围内知名的玩家,但两人属于不同的操作类型。
赵馨诚准,周巡快。四个多小时的比赛,赵馨诚负责清理对手的杂鱼,周巡则专挑硬骨头啃。
比赛结束后,不出意外的,拥有两个职业选手的队伍取得了胜利。
奖励除了大量金币,经验值,还有一些毕竟稀有的道具碎片。特级符文给了林昆,甲片分给了赵馨诚,小姑娘周舒彤主要还是为了赚经验升级,只拿了些花花草草要炼丹。周巡看着剩下不多的矿石块,正要拿,那剑客走了过来。
房遗爱:“我想……”
周巡不禁笑出了声,得了,虽然这家伙菜的一匹,没帮上什么忙,但怎么说也是队友。再者,自己有不缺这些材料。
“……加你好友。”
周巡:啊?
周巡刚刚同意,那剑客就露出来一抹笑来,整个人就化作了红色的光点,他下线了。
周巡还在发愣,赵馨诚不明白他怎么了。
那剑客什么忙也没帮上,他这一走不是刚好?
周巡回他:你懂个屁。
然后赵馨诚和林昆都化成了光点。
周巡:艹。

第二关
周巡最近已经很少带队训练了,长丰对外只说是周巡有一个些个人原因,但周巡即将被开出长丰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小汪今天还跑到队长办公室和刘副队争吵,声音大到原本在游戏里挖矿的周巡都不得不停了下来。
“稍微等我一下。”
周巡挂机了游戏,摘了VR眼镜,打开办公室的门就道:“小汪,你过来,我找你有事。”
然后边给刘副队赔笑边把冒冒失失的年轻人拉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小汪还愤愤不平着:“这个刘长永,真拿着鸡毛当令箭了?我们每天训练都累的不行,他还要我们去给公司的董事表演节目,把我们当猴耍了?”
周巡不理他,又带上了VR眼镜,开始了挖矿。
“师傅,您怎么也不着急呢?”
“我急?急有用么?”周巡带着眼睛,身体摆着动作,显然完全沉浸在游戏里。
“反正我马上就走了,长丰的事,就不用管了。”
话里话外居然全是如释重负。
和前任队长不同,周巡并无力挽狂澜之心。
小汪突然道:“老刘好像再和董事们商量找彩蛋的事。”
周巡不以为意:“打从有彩蛋开始,大家就都在寻找,而游戏规则不恰恰就是大家公平竞争么?”
“老刘策划着,找到三个彩蛋就把版权买给游戏公司。”
周巡这次连机都没挂:啊?

第三关
“我警告你,刘长永,绿洲的继承权绝对不能卖掉。”
周巡本人当然不似游戏里的猫兽人一般,他没有游戏角色永远不会变的年纪,也没有角色的潇洒,他本人不过是个留着卷毛,胡子拉碴的三十几岁大叔而已。
他直接甩了脸子给带着啤酒肚,一脸官僚模样的副队。
“年轻人,有话好好说。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么,我负责队伍管理,你负责游戏训练么?”
这是和他打太极,周巡心里很清楚“办公室政治”那一套,冷笑出声:“别和我来这一套,这是关乎整个绿洲的决策。一旦让那些游戏公司拿到绿洲的控制权,整个绿洲会发生什么你不会不清楚吧?”
刘长永正在看什么文件,一直嗯嗯的回应。
终于,刘长永在文件上签了字。
“我知道你是为了绿洲的未来担忧,但是我关心的只是咱们团队的训练。”
刘长永掏出一份合同。
“同意寻找彩蛋,我们就能得到更多的训练资金。您老在游戏里的等级是高,操作是好,但我们团队的财务你看过么?”
刘长永又掏出一张报表出来。
“你真的以为,只有我们队伍受到雇佣在找彩蛋么?这是全世界知名队伍的列表,你看看,绿洲早就变了,先想想怎么活下去吧。你们这些职业玩家没有投资靠什么活着?”
最后,刘长永那出了一份文件。
“这是我们商量好的,你的解约合同,至于长丰未来怎么发展,就和你没关系了。”
周巡拿到了合同,上面写好了解约遣散金,周巡深吸了一口气,提了一个要求:
我不要这些钱,我要带我自己的角色走。

第四关
跑酷关卡,同时也是传闻中的第一个彩蛋的隐藏地。
周巡却从没有来过这里。
他从心里就不认为自己热爱这个游戏,自然也不会和真正热爱绿洲的人争抢绿洲的控制权。
但现在的局势改变了,每天坚持来刷关卡的玩家都变成了受资金驱使的工具。
周巡也不知道自己能改变什么,刚刚回到自己租住的小房子里,穿上自己唯一的资产就直接到了关卡地。
恰好开场,周巡在好友目录里发送了好友信息,就从背包里抽出了百发连弩,投身竞技场。
周巡没有跑过,把自己最顺手武器拿出来防身,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合适的交通工具。
变成第二形态吧,就不能使用武器。
眼看大楼崩塌,发令火箭已经发射,待它一炸,比赛就会开始。
周巡正懊恼的时候,烟花炸开了。
这时有人直接拎起了周巡的猫耳朵,一提溜,猫崽子坐上了筋斗云,驾云的不是孙猴子,而是一华服公子。
周巡本是不喜欢别人摸他的耳朵,但看清角色之后惊讶起来:房什么了来着?
房遗爱,坐稳了。
房遗爱老道般的坐在祥云之上,在一众机械交通工具之中,格外亮眼。
周巡摸了摸云彩,软的。
他觉得新奇:这是你的自制飞行器?真酷。
房遗爱不做声,避过几个陷阱。
周巡没人理也不尴尬,继续道:这么巧啊,你天天在这边参加比赛?也是为了彩蛋?
房遗爱这才回头看了他一眼:不是你发出的组队邀请么?
周巡一愣,连忙打开控制屏,尴尬了。
他的好友不多,第一联系人一般就是赵馨诚,今天他走神了,忘记最近最后联系好友的那一次恰好是和房遗爱互加好友友的那次。
房遗爱看他发呆,整个人站了起来:“怎么了?”
周巡安抚他:没——
电光火石间,周巡猛的扑倒了房遗爱,一道闪电擦着两人飞了过去。
房遗爱愣住了,周巡反应的最快,掏出连弩准备战斗。
愣着干嘛呢,起来腾云驾雾啊!
周巡刚刚对这个公子哥的改观又打回了原型,丫的还是个草包。
房遗爱爬起来第一句,居然明白了事情真相:你本来没想邀请我。
周巡刚要解释,房遗爱架着云彩开始飙车。
这可是在游戏里,周巡愣是给晃出了晕车的感觉。
周巡趴云彩上干呕了一阵,打开控制面板,看着赛程过半,跑道上的赛车也翻车了大半。
周巡渐渐可以适应这个速度了,跳起来开始攻击关卡的npc。
路程过来大半,周巡大干了一场,嗨的不行。
不会这么寸吧,这彩蛋该不会被我们两个拿到吧?
周巡有点得意忘形了,房遗爱操纵着祥云,还是一脸冷漠:我估计不会。
话音未落,一记白光打了过来,房遗爱被寒冰冻在了云彩上。
周巡:……乌鸦嘴。
房遗爱:你还剩几发箭?
周巡:三四发吧……这也打不死boss啊?
房遗爱:把他们全发了,往boss脸上打。
周巡:这可行?
房遗爱:听我的,干他娘的。
周巡一边嘟囔着“你还会骂人呢”,一边照做了。
然后boss的愤怒值就升到了最高。
周巡:……妈的,这boss怎么就追着我打呢?
房遗爱:因为你拉了仇恨。
周巡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的举动无疑就是在作死。boss这下也不管别人了,追着他就打了过来。小山一般打的boss一拳打过来,周巡避过,顺势跳上了boss的手臂,一番蛇皮走位还是没能避免被打没了半管血。
周巡怒了:你坑老子?
房遗爱还被冻在半空,这下倒是安全了。
房遗爱看着周巡的囧迫,笑了。
他娘的居然笑了。
房遗爱:你也太好骗了吧。
周巡气的要死,但现在也顾不上收拾猪队友,躲避着攻击,回头看了一眼地面的其他玩家,因为他吸引了火力,一个个的倒是都溜了。
周巡换了一把刀出来,连击数十下,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再来绿洲里,确实可以复活,但复活之后,金币和装备却不会复原。
周巡眼看自己没蓝了,往地上一趟,就要等死。
这是,冰封终于解除,房遗爱从云上一跃而下,周巡心想:行吧,一起死还算讲点义气。
那剑客在空中翻过,从剑鞘中抽出宝剑,剑上光芒大作,显然把自己的魔攻都加在了剑上。
剑刃发出的光芒无限放大,一剑劈下,boss发出哀嚎,当即一分为二。
周巡整个人都看呆了,那剑客落地,宝剑归鞘,淡然道:本来以为你还能再撑一会。
周巡:合着你这么厉害,你怎么不早用呢?
为了验证一件事。
BOSS化成光点消失,待光点消失之后,出现了一扇传送门。
周巡:这是……
房遗爱:这就是人们找了好几年的彩蛋,谁说赢了游戏才能拿到彩蛋的?
房遗爱把周巡扶了起来,随手便掏出高级绷带给他治伤。
辛苦你了,房遗爱犹豫了一下,还是又抓了抓周巡的猫耳朵。

第五关
长丰刚刚公布了周巡被踢出队,周巡就拿到了其他人找了好几年的彩蛋之一。
赵馨诚给周巡递酒:行啊老周,这一巴掌打的,你故意的吧?
虚拟酒吧被现实里的还热闹,周巡不太来这种地方,被不知道几百年前的音乐搞的脑壳炸裂。
他拔高了声音解释:没——有,是那个剑客——他破解的彩蛋——我就是个打下手的——
赵馨诚眨眼:什么剑客啊?
房——遗爱,咱一起——打过架,你——还——记得么?
记——得,怎么——不记得,不就是——那个——差点被一尾巴——甩下竞技台的菜鸡么?
明显,赵馨诚在模仿周巡说话,不过周巡却没有立刻就收拾他,反而认真的解释:我觉得——他还真的——挺——厉害的——
刚刚上线,在酒吧找了半天才找了来的林昆:你们两个是不是网络不畅?
周巡带着猫耳朵在绿洲混了十几年,被认为是个流氓玩家,操作溜,但自己并不专心游戏。他这样的人居然拿到了第一个彩蛋,三个人刚刚聚到一起,周巡又被拉着拍照,又被要求签名,俨然就是个明星模样。
实在没办法,林昆直接包了酒吧,三个人这才有安静的地方谈天说地。
彬,我要吃烤肉。
烤什么肉,反正都是游戏数据虚拟的感觉。
可我就是想试试。
……再来点柠檬茶可以么?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赵馨诚和法师聊完,扭头看向周巡:老周,你吃啥?
周巡:我觉得我已经吃饱了。
2049年了,社会开放了,像赵馨诚这样和女人结过婚,现在和个大男人搞网恋的,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个鬼啊!
得知好友恋情的周巡整个人险些螺旋上升,猫耳朵的作用这下发挥的淋漓尽致。因为惊讶,两只耳朵支了起来。
他……你见过他么?周巡心里跑过无数草泥马,槽点太多,一时还真不知从何吐起。
赵馨诚示意他安静。
彬是我干哥哥,现实里奥。
周巡沉默了,所以这些年,曾经笔直的二狗你经历了些什么啊。
三人吃了烤肉,喝了饮料,林昆甚至摘了面具,爆炸的金币数目和各种装备,简直就是绿洲里的隐藏富豪。
就是脸捏的一般,但赵馨诚解释说,这张脸就是林昆,啊不,应该叫韩彬,韩彬的了脸真长这样。
不止富裕,韩彬对于绿洲也颇有研究。
他分析说,那个真正找到了第一个彩蛋的剑客,并不简单。
赵馨诚却并不关心彩蛋,他分析的是这个人和周巡的“默契”合作。
那是他在坑我。
我可不这么觉得,他应该是很了解你。话说——
赵馨诚思考着。
依你的手速,我都跟不上,他能和你打配合,你就不想多了解一下?
韩彬去看烤肉,赵馨诚突然把周巡拉了过来。
我说,你不会还在等你那个师父吧?
周巡不回答。
赵馨诚看他这个样子,没了嘻嘻哈哈的样子,异常严肃的道:
绿洲太大了,我们一辈子可能都走不完。走丢的人,可能已经忘记了他的起点,你干嘛还在那等他呢?
周巡嘲讽他:交了男朋友,人也变成文艺青年了?
赵馨诚习惯了周巡这种态度,想想自己也是贱,这话他在几年里说了不下白次,可那一次周巡听了?
于是赵馨诚便不再煽情了,他耸肩道:我是觉得这个剑客有点意思,和你搭的来。再者,你俩既然是一起拿到了线索,难道不应该合作找到下一个彩蛋么?彬,我还要吃。

评论(1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