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吹的小号

收拾行囊,随时,准备上路

@贺兰缺我的 阿兰大宝贝的700粉点梗
我和阿兰可以说的上是共患难的伙伴了,阿兰的文也带给了我超多灵感和信心
所以阿兰说的一定写!无视规则也要写!

我爱阿兰啊!!!!

七年之痒.第一章!

梗概:韩彬和周巡要离婚了……cp绝对是关周,彬诚,彬巡是假结婚!!

周忆忆今天开心又不开心。
开心的是她又得了年纪第一,虽然只得了一朵小红花,且她的某位父亲完全不把这种奖励当回事,但是今天韩爸爸就回来了,他肯定会夸奖自己,还会坐在床头给她讲故事。
不开心的是,同桌的小龙不开心了。周忆忆以为他想要自己的小红花,小龙说不是,周忆忆又把自己的便当让给了小龙,小龙还是掉眼泪。
周忆忆渐渐失去了耐心,吐舌头嘲笑小龙:“男子汉大丈夫,羞羞。”
小龙被她一嘲笑,哭的更加厉害了,乃至惊动老师,三好学生周忆忆第一次被怀疑欺负同学。
周忆忆当即就发挥了从韩爸爸那里学的口才,给老师说了一段灌口,算把事情说清楚了。
老师一问小龙,才知道确实不怪周忆忆。
小龙的父母离婚了,他的父亲又找了个女o,并且把小龙丢给了他的男o父亲抚养。
周忆忆毕竟还是小姑娘,听到这事心里又觉得小龙可怜,郑重其事的向小龙道歉之后,周忆忆越发想见到两个爸爸。
还好,老周虽然邋遢但韩爸爸从来不嫌弃他。
下课铃一响,周忆忆发挥从另一个爸爸那里得来的基因,捏着小红花风一般的蹿没了影。
周忆忆的韩爸爸最近出差去办了一个大案子,周忆忆和自己的爸爸确认过了,韩爸爸今天就回来。
周忆忆的老爹周巡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o,但在工作方面丝毫不输一个正常的a,天天为了绿藤的治安忙的不行。周忆忆的自理能力就得到了空前提高,她可以一个人坐公交去学校,会坐简单的饭,做作业也从来没让周巡操心过。
按理说,这个时间点她该回家下点面条,等老周回来吃饭。虽然有时候老周回来已经是半夜了,但有饭能让周巡热一热还是不错的。
不过今天不一样,韩爸爸回来了。
周忆忆小小的身躯贴着自家公寓门,耳朵努力的想听到屋里的声音,听到脚步声之后,周忆忆绽开了笑容。
门被打开了,周忆忆猛的扑向了自己的老爸。
韩彬系着围裙,一手还拎着一把大勺子,整个人被迫弯成一个常人难以达到的角度,以便女儿揽着她的脖子。
“韩爸爸,我可想你了!”
小女孩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韩彬的耳朵如同炸雷一样,他苦笑不已,用空余的手拍周忆忆的后背。
这时周巡趿拉着拖鞋,只穿了贴身的无袖t修,穿着长裤走了出来。
“去去去,”周巡强硬的把小姑娘拽了下来,韩彬用鼻尖顶了顶女儿的额头,进厨房做饭去了,周巡继续咋呼:“你也不看看韩彬的情况,再把他腰给折了。来,要抱,抱爸爸,爸爸给你抱。”
周忆忆强烈拒绝了,周巡表示自己很伤心。
周忆忆和周巡的相处模式一贯如此,在周巡这她是麻辣小龙虾,隔韩彬那最多算柠檬茶,还是甜口的。
周忆忆不满的道:“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啊?”
“小兔崽子,你爸我天天为了绿藤贡献青春,偶尔修个假,不行啊?”
周巡把周忆忆扛起来,让小公主坐在自己jian上,小公主立马就指挥这自己的“周巡牌坦克”开往厨房。
厨房的锅里蒸着大米饭,灶上墩着砂锅排骨,韩彬在刨一条鱼。
周忆忆立马借地势之高,弯腰又去抱韩彬,韩彬连满喊道:“出去,没闻到腥味么?”
周忆忆被赶出了厨房,韩爸爸的眼镜就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周忆忆拿过来,戴在自己的鼻梁上,不晕平光的。
比起生了自己的爸爸,周忆忆其实更佩服韩爸爸,尽管聚少离多,但周忆忆总觉得韩爸爸是个很厉害的人,但他从来不吼自己,反而对自己很温柔。
什么事温柔呢,周忆忆想,自己给小龙道歉的时候,小龙说自己很温柔。
周忆忆还在走神,周巡从厨房探了脑袋出来,喊她:“愣着干嘛呢?写作业去。”
周忆忆扭头不满的瞪周巡,周巡正要瞪回去,韩彬伸手把周巡又拉进来厨房。
“忆忆,快写作业,写完过来吃饭。”
周忆忆立马欢天喜地的蹿到书房写作业去了。
周巡点了支烟,韩彬没管,他把鱼撂锅里炖着,才解了围裙,擦了擦额边的汗,开始耐心的洗手。
洗到他满意了,周巡也开口了。
“韩彬,我……”
他酝酿了很久,韩彬却打断了他,去客厅拿了自己的眼镜带到鼻梁上,才折回来。
这才韩彬先开的口:“离婚协议书现在就在我的公文包里,和结婚前说好的一样,你一会签名就行。”
周巡一下子哑了,半晌道:“早断好,我看再这么下去,忆忆那丫头就离不开你了。”
韩彬笑了一下,似乎是颇为得意的模样。
“那是自然,谁叫你老是折腾小家伙,以后……”韩彬顿了下,方道:“以后还是多宠宠她吧,毕竟是个女孩。”
周巡点头含糊的应了下来,想了一会又道:“傻蛋最近会来绿藤参加活动,你要不要去见见他?”
“我知道,上月我们见过……”
周巡露出“我就知道”的表情,毕竟韩彬最近出差去回了津港,自己要去见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这么对比下来,反而是自己,自大六年前和韩彬来了绿藤,就再也没回去过。
韩彬打开锅盖,舀了一勺尝了尝味道,感觉还算满意之后,他停了火,给自己也点了一支烟。
“馨诚离婚了。”
周巡正偷吃排骨呢,这下烫了嘴。
“森马?”
韩彬给他倒了杯凉白开。
周巡一手捏着杯子,一手捏自己舌头上的水泡,一边还说话:“什么时候的事,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小点声,”韩彬过来捏着他的嘴往里看:“有你这样的么,周队,这么盼着自己的老同学遭殃?”
“是我盼着么?”周巡长着“血盆大口”:“我这不是替韩少高兴么?你看,我们这边合同一结束,你就能去找傻蛋了啊。不过……”
韩彬只看到他舌头发红,放心的松了手:“法律上是没问题,但情感上未必接受。”
是啊,说起这事周巡都替韩彬头疼,这事要是不难,也不至于逼的韩少假结婚离开津港。
“慢慢努力吧。”
周巡倚着厨房的操作台,一只手搭在韩彬肩上,韩彬无奈的笑笑,吐了周巡一脸烟圈:“操心你自己吧,你准备怎么告诉忆忆?”
“要不然就说我出轨了,总之不能破坏韩爸爸在忆忆心里的形象不是?”
周巡开完玩笑自己哈哈大笑。
韩彬漠然道:“这样显得我更加没有魅力。”
“怎么会呢,”周巡把搭在韩彬肩膀上的手,换成了一臂勾着韩彬的脖子,周巡挑衅般的眨眼:“咱们韩少可是津港数一数二的大律师啊——”
韩彬还没反应,一个小小的影子探头进了厨房:“饭做好没有啊——你们在亲亲么?”周忆忆红了脸:“羞羞!”
小姑娘无意瞥见父亲辈的亲密,立马小兔子似的跑走了。
周巡立马放开韩彬去追兔子,韩彬把烟头往厨房的操作台上一按,烟就灭了。
韩彬想过戒烟,但总是克服不了,他把烟屁股扔进垃圾桶,感叹道:“哪有那么容易断啊——”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