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吹的小号

收拾行囊,随时,准备上路

磨人的小妖精

(诈尸,瞎写的片段不一定又后续,暂时没什么cp,当笑话看就行)
1.
周巡是只狐狸,吸收日月之精华,成了精。
哪有什么”吸收日月精华,要是韩彬来说,不过因为他贪吃。
周巡一再纠正了他很多次,韩彬就吐着蛇信子,回忆两妖的第一次相见。
韩彬是老蛇王的独子,打出生就自带龙傲天的气场,这一日他拖着蛇尾在林间巡视,只觉得蛇尾一痒,扬起来一看,一只醉醺醺的狐狸正咬着他的尾巴尖。
韩彬的鳞片坚硬,狐狸被崩飞了两颗牙,却死活不松嘴。
韩彬破费了一番力气,因为那时他也刚刚成精,不会化形。光溜溜的蛇身甩了半日,终于把狐狸甩走了。圆嘟嘟的狐狸并没有飞很远,一坨白毛团似的糊在了地上,狐狸的额前忽的落下一撮白毛。
后世的审美来说,这叫刘海。
不过现在的韩彬,只考虑一个问题,刚刚自己干嘛不一口吞了这醉鬼。
韩少回神之后,刚刚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吞了狐狸,七尺就人捏住了。
韩老蛇王:”哎呀小祖宗,你爬那去了?吓死爹了。”
韩彬被老爹没轻没重的手捏的眼发黑,回到洞府才发现老爹连同狐狸都捡了回来。
韩彬觉得老爹做的对,吩咐小妖们烧水磨刀,煮狐狸。
吃生食实在不好。
眼看刚刚修炼了些门道的周巡就要在自己迷糊的时候被做成红烧狐狸头了,老蛇王又顾涌(北方方言)了出来。
“杀不得,杀不得,”老蛇王煞有介事的道:“仙君说这狐狸崽子能挡你一劫。”
韩彬只能罢休。
2.
当然,要不是周巡和那时的韩彬意气相投,韩彬还是可以随时吞了狐狸。
而不是让狐狸骑着自己的脑袋,带着狐狸漫山遍野的瞎他妈逛。
那时的韩彬对兄弟两肋插刀,那时的周巡敢于插朋友两刀。
周巡还给尊贵的蛇王之子取了个绰号:木棍。
蛇王的鳞片是墨色的,僵硬如铁,但最为一条几百年的小长虫,韩彬还是淡淡的颜色,非但不黑,还有点发黄。
周巡刁着草梗,挖空心思给韩彬取了个外号:木棍。
至此埋下了隐患。
又几百年,韩彬变成了身披黑色甲片的大蟒,周巡刁鸡腿,突然道:
木棍,要不以后我管你叫铁棍吧?颜色合适。
韩彬整个蛇都怪异了起来,又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于是第二天,整个洞府里的妖精就都听见了周巡响彻云霄的喊声:
韩铁棍!
气的韩彬当即就变成了人形过来堵狐狸的嘴。
老蛇王捏着报纸,感动地不行:你看,就说这狐狸对你修仙有利吧。
3.
后来蟒蛇化成人形,下山去了人间。
回来时,就变成了个带着眼镜和满脸随和微笑的人。
周巡却感觉不出他的快乐。

评论(1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