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吹的小号

收拾行囊,随时,准备上路

四角关系.第五章【关周彬诚,按掉落cp标tag】

填坑热情几乎燃烧完之后的过渡章,争取明天开车……

韩彬如同阴影一般,在周巡的生活里挥之不去。
看着海港门口一身锦衣华服(其实还是一身黑)的韩彬,周巡就差从驾驶座上跳起来掐着赵馨诚的脖子摇摆了。
“不是,不是啊,我没和彬说,”赵馨诚按着自己的脖子,咳了半天:“老周,你原来也没这么贴乎我,怎么最近这么反感彬?”
你他妈马上就变成一头肥羊要入韩彬那头狼的嘴里了,周巡和赵馨诚说不明白,也不能说。
拉开车门,周巡直接拉走了韩彬,背后摆手让赵馨诚进门。
韩彬没有反抗,不一会周巡和他就走到了海港支队旁边的运动场。
韩彬看着周巡一脸阴谋得逞的同他解释:“韩少,并非我故意捣乱。老赵和雪晶还没散了,你这墙角挖的也太快了。”
韩彬看着周巡在他身边乱转,莞尔:“馨诚那不用我挖墙角。”
周巡听出了他话里有话:“奥?”
“任何的矛盾都不是一日而成,馨诚和雪晶的爱情,已经死了。”
周巡哼了一声:“不会你已经挖过墙角了吧?我看老赵和雪晶就很不错……”
“责任和爱情是不同的,”韩彬把周巡牵到身边:“馨诚的感观在情爱方面几乎是失灵的,但雪晶不同,她还在追求爱情。不过往世俗里说,雪晶大小姐不缺追求者,而我们的赵大警官呢,被踹了估计也没太大感觉。你啊,原本就不用这么防着我。”
周巡明显不服气:“按你这么说,为了爱情就不要责任了?”
韩彬抓了一把他的头毛,像个大人对待孩子一般:“你真的太钟情了,周巡。”
周巡怀疑韩彬在讽刺自己,他把自己的手腕从韩彬手里挣扎出来:“你总是这么说,好像我们两个什么也没干过一样?”
韩彬把手揣回了口袋:“但你的心还在关总那里,这是没有改变的。我在你看来不过就是一段混乱插曲,不是么?周巡,我和你的观念不同。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什么也不求。”
韩彬歪歪头,太阳在他的眼神中偏转:“但求及时行乐。”
他的态度可以说是坦然,周巡冷哼了一声:“把滥情说的这么清新脱俗,我告诉你,我们完蛋了。”
韩彬并没有什么大的情绪起伏:“我们从来就没有开始过,更谈不上结束。”
周巡看了他半天,发现他真的没生气,自己反而郁闷:“那你也不能轻易对老赵下手!”
韩彬又笑了,直达眼底:“这你就管不着了。”
“不论如何,你也不能把老赵带到这个圈子里。”
周巡大学同家里出柜,下场就是被母亲赶出了门。好在老周同志当年没有争取到抚养权,这才让当时的邰伟有了容身之处。当然,名字也要跟着老周同志改过来。
韩彬似乎隔着周巡看到了某些其他的东西,他偏过身子,让出回海港支队的路,道:“回去吧,馨诚应该已经谈完了。”

赵馨诚的婚姻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在韩彬的协助下,离婚手续办的迅速。房子留给了潘雪晶,赵馨诚的部分给他折合了现金,但这下的问题就变成了他被扫地出门。
于是刚刚摆脱了同居生活的周经理,又要遭殃了。

赵馨诚搬进周巡公寓的时候,距离离婚已经过去了一月,原本秋意浓厚的天已经开始变得寒冷起来,不出意外的,韩彬过来帮忙了。出人意料的事,关宏峰派了关宏宇过来帮忙。
赵馨诚看到那张脸之后,立马放下箱子,轮圆了拳头就要打过去,周巡的声音被拖长:“别——”
关宏宇不是来不及反应,只是他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的人就是这么打招呼的。
“——打。”
关宏宇挨了结结实实的一拳。
关二爷愣了那么两秒钟,问候着“卧槽”,又打了回去。
两个扭打到一块,昨夜刚刚被关宏峰喂饱了的周巡动都懒的动,索性靠着沙发吃着薯片,看着两个人针锋对麦芒,现场表演搏击。
直到韩彬进来把两人扯开,同时化解了两个人的攻势之后,他无奈的看向周巡:“你不管?”
周巡吃完了一包薯片,把袋子倒过来确认确实没有之后,看也不看韩彬一眼,进屋拿新薯片去了。
韩彬愣了下随后意识到,周巡似乎还在和他生气,继而韩彬笑了。
赵馨诚韩彬钳制在墙上,他还挣扎:“彬你别管,我今天打死这个渣男!”
同意被钳制的关宏宇一听挣扎起来:“你说谁呢?老子对老婆负责,给孩子赚奶粉钱,怎么就渣男了?”
赵馨诚:“艹,你他妈居然都有孩子了!”
关宏宇:“你他娘的艹什么呢?”
虽然两人都在反抗,但谁也没有挣脱,韩彬行事一直四平八稳:“首先,馨诚你误会了,这个是关总的双胞胎弟弟。其次,关经理,馨诚说的不是你。最后,你们两个再这么打下去,就搬不了家了。”

评论(2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