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吹的小号

且戏笔墨共君赏

那天他就坐在我对面,不到两米的距离,戴着测谎仪,始终在微笑——
就是那种很普通,很宽容,甚至是很真诚的微笑。

但却让你觉得自己形同裸体。

评论(6)

热度(12)